坑多文杂
喜欢红心蓝手
随意勾搭2333

修炼爱情【OA】(2)

4.

既然迹部没有想到真的会遇到忍足,那他也没有想好和忍足说些什么,借着旅途的劳累睡了很久,醒来发现房间里除了忍足又多了一个人,还是个温和软萌秀气的男孩子。

恩???

这是迹部大爷的第一反应。

 

忍足察觉到迹部有了声响,用平常的低音说了几句,那人朝他笑了笑离开了房间。

迹部起身去洗漱,忍足重新热了热之前煎的鸡蛋,烧了壶热水。NGA经费有限,和迹部家的白金汉宫自然是天下地上。

“刚才是这里NGO的负责人,我的学弟藤野信三。”忍足听到迹部停下了洗漱,慢慢说道,手头上也盛好煎鸡蛋,给迹部垫肚子,再准备晚餐,迹部这次可睡了快一天,忍足知道他路上一定累坏了。

迹部脖子上挂着毛巾,穿着昨天忍足准备的睡衣,存心不看忍足:“本大爷什么都没问呢。”然后坐到餐桌前很不客气地消灭了忍足煎的两个鸡蛋。

忍足正准备说什么,外面却传来了敲门声,已经是晚上9点了,科研小组的人也早就各自休息,还有谁会来呢?

门口站着一位温婉可人的女子,一席卡其色的风衣在这个地方很突兀,看来是和迹部一样匆忙赶来:“很抱歉打扰,请问……迹部景吾先生,是不是在这里?”

女子朝他鞠了一躬,房间内传来迹部咳嗽的声音,忍足赶紧拍了拍他的后背。

忍足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左手还是拍着迹部的背:“好了迹部,你的未婚妻来了。”

姑娘看着忍足和迹部不言自明的亲密,一下子局促了起来,不好意思地又朝他们鞠了一躬:“真的非常抱歉这么晚来打扰你们,我是冈本美佳子。”

迹部好不容易停了咳嗽:“你怎么找到本大爷的?!”

“爷爷查了所有的手机,知道你现在的手机是忍足君送的,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开机,所以找人查到了你的位置。”忍足也给冈本美佳子找了位子坐下,还给她倒了杯热水。

“那老爷子人呢?”迹部脸红了红,狠狠白了努力忍住笑的忍足。

“爷爷说你存心跑这么远的地方,就让你多呆几天吃苦,但是我不放心就自己跟过来了。”中长发的少女半低着头,脸色绯红,黑色的发丝垂落在肩头。

忍足摆了摆手:“冈本小姐,你也看到了,女孩子晚上一个人很危险,还是早点回去吧。”

冈本美佳子这个时候坚决了起来:“不,我是来带迹部君回去的,如果迹部君不回去……”

“迹部会在5天后和我一起回日本”忍足很少对人不客气,尤其是女孩子,“所以他不会跟你回去。”

迹部很惊讶地瞟了忍足一眼,也说了同样的话:“本大爷不回去。”

“但不一定和他一起回去。”这局补充非常很画蛇添足。

忍足径直走到座机旁播了内线电话,没两分钟,那位叫藤野信三的学弟又风风火火跑回来:“前辈前辈你说这里新来了一个人要我照顾……我——”

然后他就看到了在房间里的冈本美佳子:“我……我没有前辈会照顾女孩子。”他又脸红又尴尬地搓了搓手,娃娃脸上露出了苦大仇深的表情:“不如我来照顾你的客人吧前辈,啊哈哈。”

怎么世界上有这么作死的人呢?迹部扪心自问。

忍足知道这个学弟一向对熟人说话口没遮拦:“不行啊信三,我和迹部十年没见,不能再分开了。”

“啊,这就是那个传说中的……”藤野一看迹部表情不对,知道自己快要说错话赶紧闭嘴。

忍足知道迹部真的要炸毛了,赶紧哄着信三把冈本美佳子带走。

女孩走之前朝他们又鞠了一躬表示谢意,不过忍足知道这事情没那么容易解决。

门关上后,就是信三涛涛不绝向冈本美佳子介绍这里情况的声音了。

 

5.

“喂,是不是该说清楚了?”等两人声音远去,迹部吃完忍足准备的煎鸡蛋,看忍足在灶台前没依旧忙碌“本大爷知道这里辛苦,你不用这么费劲。”

“这里没有你喜欢的约克夏牛排,你先将就将就。”忍足正往砧板上的牛排洒黑胡椒和海盐。

迹部刚要不满忍足用粗劣的方式转移话题,就听忍足说:“我们是该好好聊聊了,在吃完夜宵以后。”

“小景,这个电视上刚刚播了你订婚的消息,就在我遇到你之前。”忍足坐在迹部对面,指着不远处的黑白15寸小电视,身上还穿着粉白色的围裙。

迹部眯了眯眼睛,又看着飞满雪花和哔哔声的电视机:“那你可真不容易。”

忍足嘿嘿一笑,从冰箱里拿出两瓶啤酒。

“吃牛排配啤酒?你这什么审美。”迹部嘴上嫌弃,手里还是接过啤酒瓶,右手旋开了盖子。

“这里的红酒没有啤酒好喝,小景,回日本带你去吃高级的。”忍足“啪”一下拿瓶子敲了下桌角,掀开盖就是一大口。

“哼,高级的?说来听听。”

“家里妈妈和姐姐做的就是。”

迹部一口啤酒差点呛住:“我看你现在的脑子是不是有点问题。”

忍足扯了扯嘴角,笑得开心:“我说要带你回日本还有一个原因,五天后是宍户亮和凤长太郎的新婚饭局,我今天早上才收到邮件,你肯定还不知道。”

“他们……”迹部想起老友有些感慨,随即一拍桌子:“不对!他们还没有结婚吗?”

“我们都这样想,他们也是,所以这才想起来他们还没有正式结婚。长太郎说,他们前些日子才在澳大利亚领了证,回日本只是请至亲好友一起吃饭,没有准备隆重的仪式。”

“哼,过了这么多年才发现没有正式结婚,真不华丽。”

“我们没有资格这样说他们啊,迹部。”忍足装出一副很无奈的样子,让迹部很想吐槽。

见忍足的手快要搭上自己胳膊,迹部冷冰冰抽了手,转了个身子:“快去煎牛排,本大爷饿了,勉强给你的机会。”

忍足一边陪笑,一边开火准备煎牛排。

小房间的油烟味没那么容易散去,忍足特地开大了窗户,看窗外那轮圆月,好像也静静地看着他们。

“庶民的食物。”迹部在开动之前这样评价忍足的手艺,然后风卷残云地都解决了。

忍足看出来迹部这两天没好好休息吃饭,而他这份男人的担当,实在迟来的太久了。他的确是和迹部一样心气高傲的人,但是忍足自己也才明白,有些时候这份心气并不重要。他要的是和迹部在一起的生活。过去的十年里,他拼命在证明自己要成为一个能够配得上迹部的人,可是在那场医疗事故以后,他想,这和他想表白的时候一样,他又错过了一个机会,错过了配得上迹部的机会。

可是现在,上天把迹部景吾又一次送到了他的面前,这是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他不会再错过了。

 

一切收拾妥当后,忍足又喝了一大口,瓶子里的液体已经少了三分之二:“我们是该聊聊了,迹部,是不是有十多年没见了。”

迹部闷闷地应了声,一下子没有刚才吃饱喝足的愉悦感,又去冰箱拿了瓶啤酒,忍足说的没错,这里的啤酒的确美味。气泡混着酒精的味道,搀着燕麦的苦味。

“在那次你问我未来有什么打算以后,我想在第二天说清楚。”忍足没有再顾虑什么“可是我醒来的时候,你已经离开了。我想,我恐怕已经错过这个机会,也错过了你。”

忍足没有等迹部开口,继续闷了口啤酒:“我一直想等自己配得上你的那天再去找你,不管你在世界上哪个角落。”

迹部还是沉默,忍足把酒瓶里剩下的一饮而尽:“可是,我遇到了医疗事故,其实我有能力救他,可是我还是没有做到。”

“我才知道原来死亡是那么近,又那么可怕,我在学医的时候早该知道的,可是真的在你手里又是另外一回事。”

“也许就像那个时候我没有追到英国一样,我不过在给自己一个借口,一个逃避的借口。我去了新的领域,希望可以有所突破,只是科研这种事情,等待的时间太漫长,所以我不奇怪看到你订婚了。当然,就算我今天没有看到你,我也会一直等下去。因为我知道你不是轻易妥协的人,我也一样。”忍足早就想过迹部结婚以后他会怎么样,但是不论想了多少次,结果都是一样,那就是他只会像现在这样一直等下去,哪怕迹部有了新的开始,而他就会一直呆在自己设定的循环里,完成他心里的那份执念。

“笨蛋。”迹部脱口而出,也把手上的这瓶喝了干净。

忍足苦笑,说就让迹部先静静,自己出去吹吹风,然后他即将离开的手臂被迹部紧紧地抓在了手里,他听见迹部很小声说:“你一直都是。”

忍足没有再说什么,迹部没有说错,他的确是个笨蛋,然后他也就像笨蛋一样紧紧抱住了迹部。


评论(4)
热度(41)
© 一寸光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