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多文杂
喜欢红心蓝手
随意勾搭2333

于归

“我想请问一下张佳乐的个人看法,能不能和我们说几句?”孙哲平在义斩的休息室抽烟,听到电视里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身体僵了一下,不自觉了握了握左手。

“我?”他看到被点到名的张佳乐望着台下一边记者,居然笑了笑,“这种事,我不是早就应该习惯的吗?”

电视机前的孙哲平铮铮看着屏幕背后的张佳乐,如果要说自己洒脱的个性和毫不在意的性格里非要有什么拖泥带水的理由,那这个原因一定就是张佳乐。

只有和张佳乐有关,他才会犹豫,才会踟蹰。

近乡情更怯。

脑子里跳出来这样一句话,可能是某一年语文考试没做出来的题,记得这么牢吧。

孙哲平拿出手机想给张佳乐打电话,走到阳台上,左手不停地倒腾了一阵手机后反而顺着右手拿出的烟抽了起来。

夜风有些凉,他没有太在意,脑子里被一种情愫填满着,抱有这样的感情他却不知道该走向哪里。

终究还是没有打那个电话,孙哲平相信霸图那几个人可以照顾好张佳乐,包括张佳乐自己。他没有那么脆弱,繁花血景横扫了联盟三年就差一个冠军,按照他的话来说——的确“早就应该习惯了”。

 

这次不像第九赛季结束那样,虽然第十赛季霸图也好张佳乐也依然不是冠军。可是第十赛季结束以后是首届荣耀世界联赛,孙哲平想了想还是给楼冠宁知会了一声,飞到了苏黎世。

 

宣布中国队夺冠的时候,张佳乐简直不敢相信。这次遇到的对手都不弱,韩国队的打法多变且坚韧;日本队团队合作精妙且无懈;美国队霸道且超节奏的快速攻击……

一路上大半个月的赛程披荆斩棘,到了这一刻仿佛像梦境一样,真实却又飘渺了。

“哟,千年老二不习惯当世界冠军啊。”叶修毫不在意地调侃着。

“你给我滚滚滚滚滚滚”张佳乐毫不犹豫第一时间炸毛。

赛后记者会上不知道哪个外国记者调出了张佳乐在国内荣耀联赛“一直是亚军从未被超越”的战绩,非要用生硬地奇怪的中文问他拿了冠军的感想。

张佳乐还是笑了笑,就像第九赛季结束后的新闻发布会一样:“很好啊。”

提问的记者很失望,他以为张佳乐还会说些别的

“因为这是我们共同的冠军”就当那位记者懊恼笔下难以生花的时候,张佳乐补充了这样一句话。

肖时钦挑了挑眉毛,右手托着下巴,细想想,“我们”的意思应该是指别人。

张新杰好像早就知道了什么,扶了一下眼镜。

叶修一副什么都很了然的样子毫不避讳地看着张佳乐略略泛红的脸。

黄少天明白了什么但又迷茫地看了看他们队长喻文州。

楚云秀暧昧地看了一眼身边的苏沐橙,苏沐橙也别有深意地朝她眨了眨眼睛。

 

孙哲平狠狠地掐灭了烟头,回味着那句“这是我们共同的冠军。”长叹一口气。

他不是不知道,但是他无法改变。

张佳乐为他背上了荣耀的所有,他们的梦想,他们的未来,在自己不得不退出以后。而他只能留下一句“加油”,然后相互告别各自走向相反的方向。

往后的未来都只能有你独自前行,但是其实,你不是一个人

不管是在百花,还是霸图……亦或是这次的世界大赛。

 

当张佳乐和一群人疯疯癫癫回到旅馆休息的时候,看到房间门口斜倚着的巨大身影差点没以为看到鬼——

“孙哲平你……”张佳乐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

“呜哇哇哇——还带玫瑰花啊,张佳乐你家属对你多好,看你还带这么大一……”黄少天第一时间开启大技能——嘴炮。

张佳乐觉得自己开始耳鸣了,还记得在飞往苏黎世的飞机上,黄少天就和他隔了一个走廊,喻文州在靠窗的位子一直用微笑回应黄少天的滔滔不绝,而张佳乐只能举手呼叫空姐——“有耳塞吗请问?”

在人群哄闹之前,在噩梦重现之前,他赶紧用非一般的速度把孙哲平拉进了自己的房间,并且郑重的插好了门闩。

 

“你怎么来了?”张佳乐整理了一下今天起伏的心情,抬眼看着孙哲平。

自从繁花血景的组合拆散以后,两个的联系太过寥寥,也许有过也许没有,张佳乐自己都记不太清了。他只知道多少字他翻出手机对着那个号码发呆或是要发讯息或是要打电话,可是都在爆手速打了一长串以后全部删除,在按了通话键的下一秒挂断。

 

孙哲平看到了那双眼睛里太多的信息,简洁的回复了三个字:“想你了。”然后把花塞进对方的怀里:“祝贺世界冠军张佳乐。”

张佳乐捧着花呆了半天:“大孙你别以为……”

“别以为什么?”孙哲平这个时候笑的有点坏。

张佳乐的脑子也有些没转过来。

“回去也还是夏休期,不如去欧洲玩玩?”孙哲平用询问的眼光看着世界第一的弹药专家。

 

“大孙,你让我想一想,太突然了。”张佳乐心乱如麻。

“你在犹豫什么?”孙哲平皱了皱眉。

“我们……算什么呢?”张佳乐问出了藏了很久的问题。

“分开很久又重逢的爱人吧。”孙哲平的回答理所当然。“那些年我的确不在你身边,我都看着。”

捧着张佳乐的脸,孙哲平认真的补充之前的答案:“你不会在那段时间需要我的吧?在你没有完成你的心愿之前,你会想我在你身边吗?”

张佳乐沉默,轻轻拍开孙哲平在他脸上的手。

果然孙哲平很了解他。

答案的确是不想。

在他没有拿到冠军之前,在他没有完成心愿之前,在他实现做到“一起”的誓言之前,他的不想看到孙哲平用怎样的眼光看他。离开百花受到的非议也好,在霸图的第一年依旧是亚军也好,这些都是他自愿背负的。

没有可能真正的斩断过去,他只能把过去当做一个包袱,把所有的东西都扛在肩上往前走,包括孙哲平的那份一起努力。

“这种事情我不是应该已经习惯了吗”

张佳乐觉得自己是习惯了,到了现在这个习惯该改变的时候,他手足无措了起来。真的在某种程度上实现了愿望,反而和做梦一样不真实。

终究还是孙哲平比他更明白,孙哲平也很直接——

“在一起吧,我的乐乐。”伸手抱过爱了很久也会一直爱着的人,感觉到对方的手也加重了力度。

 

“我要去意大利吃甜食还有马卡龙!”张佳乐不客气地朝孙哲平提要求。

“过两个星期,正好去那里给我过生日。”孙哲平也不含糊。

“恩,好。”度过了人生25个年头的张佳乐终于感觉到今天恐怕是用尽过去所有倒霉的运气换来的“幸运”了。

 

所以,这就是爱情事业双丰收?

 


评论
热度(9)
© 一寸光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