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多文杂

【其实,话说把贴吧活动的文放上来好吗,咳咳】


【1】

“你说这个方案又被客户否定了?”天天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眼前面瘫+白眼的上司日向宁次,实在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虽说广告公司的员工就是被客户虐的死去活来也不为过的抖M,但是这种给了10次方案退回来10次的要天天怎么淡定地拿走自己的心血重新再来一次?

 

注意到了眼前团子头下属的低气压,刚刚出差回来的日向宁次心里也有些许烦躁,在他离开的那一阵子,居然就遇到这么难缠的客户。这样十进十出还真是头一遭。他不是不清楚天天的业务能力,无论做策划还是推广,天天都可以在3套方案里解决客户的问题,甚至还能改变客户原本的想法给他们提供更好的建议。

 

目送天天耷拉着脑袋离开办公室,宁次面无表情的拨通了市场部春野樱的电话:“这个方案打回10次是怎么回事?”

 

小樱接到电话无奈扶额,虽然这样的客户他们也很讨厌,但谁让这是广告公司呢。

 

“客户反馈写的很清楚,不够真情,不够动人。”听的出来小樱的声音很是有苦衷,不过宁次也没有放弃追究。

 

“10次方案都回复是一样的八个字,我并不认为天天的能力可以让他们一直这样评价。”

 

小樱愣了一下,方案是天天做的,宁次虽说出差在外,那也是要同意了才能交付,宁次这通电话小樱并不意外,没想到的是宁次强调那是天天的方案被受到了客户不公平的对待。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打抱不平?

 

对方说话并没有停下:“要怎么联系上那个客户,邮件和他们留的电话都被转到语音信箱了。”

 

宁次一般不会去找客户联系,作为策划部的主管他只要市场部的人告诉他客户需求,然后他摊派各项事务交给下面去做就好。不然手里好几个客户要对接得要用分身术完成业务了。他也相信市场部同事的能力,无论是表达能力还是协调能力。

 

春野樱自然不用说,出众的长相和强力的气场就让很多客户非常放心把案子交付给她。而部长宇智波佐助则是要么不说话,要说话就有一种让你无法拒绝的压迫感。

 

此时小樱的脑子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跳过市场部直接和客户联系……日向宁次你是觉得我们市场部没能力吗!?小樱觉得自己如果有传说中的查克拉的话现在一定能把办公室毁灭了。

 

“日向君,我知道这次的客户的确很棘手,不过公司那里也没有多问什么,deadline还有一段时间,你们还能提出更好的方案。”小樱不客气地对宁次用了敬语。

 

随后也缓和了语气:“放心,客户那里等他们老板下周从国外回来我们一定会问清楚,如果他们再不说个所以然,就当是故意难为你们策划部,就算是客户我也不会客气的。”

 

毕竟春野樱也是私交不错的朋友,日向宁次说了一句谢谢挂了电话,也顺便深呼了一口气平复了下心情。然后打开天天的方案仔细研究着,究竟少了什么。

 

“江北学步车,全国底价!100%正品行货保证!”文案黑体加粗红字的标题震撼了一下宁次的眼球,这种看上去很二缺的傻瓜式营销反而是最简单快捷的广告手段,所以天天的第一份策划采取了最直白的营销方式。

 

对客户要推销的学步车,宁次了解的不多,毕竟身边好像没什么有孩子的人,至于父母那辈哪有这么高级的东西。就算他是日向家的大少爷,当年走路的时候还是让他爹往院子里一扔——自己走。新的东西总是有不少争议,有人说还是最原始的方法学走路最好,也有人喜欢这种安全的方式。

 

“不够真情,不够动人”宁次咀嚼着这句评价。看完了被退回来的10分方案,天天的策划从营销的角度来说无懈可击,从收益的角度来看也能最大化。但细想想,也许客户真的没有说错,只是这份策划有点为难那个小妮子啊。宁次抬起头看窗外,好像是想到了一个不错的法子,嘴角扬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2】

吃午饭的时候天天满脑子都是退回10次的方案和乘以10次“不够真情,不够动人”的反馈。病怏怏的去食堂随便买了一荤一素一汤,外加两个肉包子打包带走,回头差点撞了春野樱一个满怀。

 

“哎,工作归工作,吃饭是吃饭,别这么丧气啊。”小樱捏了捏天天的脸颊,赶紧和食堂阿姨要了两个素菜,最近天热减肥免得佐助看出来她前一阵子胖了一斤。和天天面对面坐下。

 

“宁次还为了你的方案给我打电话要直接找客户呢,你看这个客户这么难搞宁次都为你打抱不平。”小樱笑着给自己嘴里送了一筷子青菜,对之前宁次“代越庖俎”的事情已经毫不在意。

 

“哎?宁次居然说这个话,你可别生气啊!”天天一下子没夹好筷子,肉丸滚到了地上,这句话的杀伤力太大,天天一瞬间连心疼八块钱的荤菜都忘了。最重要的是,她根本没注意到小樱话里的关键,拙计啊,小樱在心里暗暗吐槽活该天天的感情进展这么缓慢。

 

小樱索性把话摊开说:“我觉得他对你挺有意思啊,你们都这么多年了,可能他也是开窍了吧?虽然是个面瘫,不过没关系,对面瘫我还是有点了解的,因为佐助也是嘛。”小樱非常理所当然在天天面前秀了一把恩爱。

 

“宁次和宇智波的情况根本不一样吧。”天天郁闷的喝了一大口汤,不负小樱期望的继续没有抓住重点。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察觉到自己很喜欢宁次的,从小就在一个班上课,到了以后在一个大学读书。两人不管做什么都这么顺其自然,天天无数次想过要表白但是每一次都没有行动,她明明是个很洒脱的人可是却偏偏遇到了让她洒脱不起来的人。

 

有了这些期期艾艾的小心思,高考砸了也在天天意料之中。好在到了学校的分数线,就是要志愿调剂去了神烦的文科,还好死不死是广告学,从小看电视最讨厌广告了啊。在理工大学学文科,要知道她最喜欢的信息自动化就在隔壁实验楼,每天在传媒楼往下看来来往往的工科生去做实验真是虐翻了。

 

天天也不是没想过要转专业,但是到了第一学期末准备考试的时候发现转专业校友名单里赫然写着日向宁次从学校的王牌专业信息自动化转到广告。天天第一时间保存了那个表格,并且用油漆桶工具在那一行涂上了粉红色,每天看一遍傻呵呵的对着电脑屏幕乐。从此再也没有提过转专业的事情,信息自动化算什么,牢记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优秀预备党员天天深深的觉得,社会主义现代化哪有和宁次一个教室上课重要,就是辣么有思想有觉悟。

 

可惜这份欣然狂喜宁次【有可能】转专业的是为了她的超级快感只持续了一个暑假,开学的时候迎新大会上雏田作为新生代表发言的时候,天天前一秒大笑的脸霎时僵住了。同行的人还以为天天是不是笑得太过突然面瘫,只有天天知道是自己暗恋的玻璃心又碎了一地。

 

宁次在转专业后来上课的第一天就成功赢得了一个百人教室里同学的注目礼,广告学本来就是男女比例一比七,天天不用调整视角就能感觉到四面八方对宁次满满的热烈了。宁次也毫不在意地穿过人群直接走到了她的面前:“旁边有人?”他的白眼直视着天天,天天感觉到刚才的热烈一下子冷却了,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各样的负能量视线波,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她恐怕早就被“羡慕嫉妒恨”射线秒成碎片了。宁次就这样在万众瞩目的注视下坐在了天天的旁边,并且顺其自然地拿过了天天的笔记和教科书翻了翻。

又开始了不可避免的一起上专业课,不可避免地周末一起回家,不可避免的参与小组课题。怎么还是和以前一样?天天很疑惑,可是这个问题没有答案可以回答。她和宁次的相处方式一直就是这样不是吗,在过去许许多多的时间里,她多想跨过那个界限,就像走钢索的人稍有一些偏差就会万劫不复,所以最后总是犹犹豫豫尽力维持原状——就像最开始那样。因为,在她看来,那是宁次最习惯的状态。没有结果的感情多久会有一个定数,也许到了某一天,她会真的死心的吧,只是还不是现在。

 

 

【3】

“还不下班?”宁次的声音冷不丁从背后窜出来,天天一个手抖打了一串“哈哈和何厚铧红红火火”。

 

“我在看和那个项目相关的微博,学习下别人的创意。”天天从善如流一边狂飙手速快点关掉“虐待客户组织(People for the Cruel Treatment of Clients ,简称PCTC)”的页面。

 

宁次装作没看到那个好笑的网页,抬手轻轻拍了拍天天的肩膀:“今天陪我去个地方。”

 

天天有些意外,那个退回来10次的方案,宁次难道没有要怪他的意思吗?对宁次这样的完美主义者来说,这对他算是部门一个不小的难堪了。不知道上面会不会说策划部业务能力不强。

 

心虚的回答支支吾吾:“啊……恩……好啊……”

 

宁次第一反应是天天不太愿意和他出去,心里暗暗紧张了一把,天天从小到大一直在自己身边,怎么……难道是之前出差太久了,公司里有了别的状况?看来下次要和老板请示出差的事情就交给市场部好了。

“家里有位兄长孩子快满周岁了,前一阵子出差才知道,这些年我也一直没怎么和家里亲戚联系。你手头的项目需要这方面的灵感,正好和我一起去看看他。”

“好啊好啊,那顺路去买点东西吧”天天一见眼下的烦恼有了解决的方案马上又有了精神:“要不要就买个学步车?就当是帮客户做推广了╮( ̄▽ ̄”)╭”想到工作天天又苦笑了一下。

“好。”

 

“哎,这些是什么好可爱。”商场里天天指着一排五颜六色透明包装的小东西问宁次。

“是叫牙咬咬,孩子小时候要长牙齿,会需要时不时咬着。”宁次在研究学步车的同时也顺便看了下其他婴儿用品。

“宁次你还懂的真不少啊”天天转头对她笑笑,把那些个可爱的小东西放进了购物车“要不,再买个奶粉给他们?”天天往前走了几步,拿了货架上的进口奶粉比较了下,一旁的售货员热心推销:“这是新西兰进口的奶粉,质量不错,你看这个配方营养这么多,很多妈妈都喜欢的。”说着又拿起另一个奶粉介绍:“这个是澳大利亚进口的,奶源都是纯天然牧场,保证对孩子身体好。”

见天天有些茫然的样子,索性把话头抛给了一旁的宁次:“让你老公也一起看看。”

天天赶紧摆摆手,刚要对售货阿姨解释什么,旁边的宁次一把拿过他手里的一罐奶粉放进了购物车:“就这个吧。”

然后不由分说地拉住天天的手往收银台走去。

结果是天天还没来得及问什么就拉走了。

 

【4】

要把“江北学步车,全国底价!100%正品行货保证!”塞进汽车后备箱还是有点困难,而且他们又买了不少婴儿用品,什么衣服啦,什么尿不湿啦,还有前面提到的“牙咬咬”。宁次看她对牙咬咬这么感兴趣,轻笑了一下:“拆一个塞嘴里玩玩?”

天天毫不客气回敬他:“去去去去去,拆了也一定放你嘴里。”转过身子拉好了安全带系上

宁次没忍住笑了笑,踩着油门发动了汽车。

天天好像隐隐约约意识到,身边的宁次,今天好像没那么面瘫?

 

上了高速发现前面的路况并不乐观,此起彼伏的喇叭声不绝于耳,宁次和天天都很耐心地等着。反正回家也就是休息休息看看剧或者打打小游戏,没什么太大差距。就是现在晚饭还没吃,肚子有点饿了,天天很自然拆开了前面超市里买的小饭团一口咬了下去。

觉得车里的气氛有点太平静,天天一边吃饭团一边找话题:“宁次,没看出来你还是很懂婴儿用品。”

她对宁次笑笑,瞥见宁次一身西装,双手放松地放在方向盘上,夜幕的流光在他的身上罩出了一层奇幻的色彩,宁次看着前面一连串的红色尾灯“恩”了一声作为回答。

“你以后一定会是个好爸爸!”天天两三口啃完了一个饭团,话说得有点含糊不清,正打算去拆第二包却听到了宁次这样的回答——

“那要看你给不给我这个机会。”

天天拿饭团的手僵在半空被宁次拉在了手里,掌心的温热传递过来:“天天?”

天天咽了下口水,顺便咽了下还在嘴里的饭团,大脑终于有了反应——宁次,是表白了?她无数次幻想表白的场景和对话,无论哪一种场景不是现在在高速公路晚高峰堵车的路上,她嘴里还刚刚塞着饭团的时候,而且还没说一句“喜欢”或者“爱”这种“俗气”的字眼。

天天呆了一会,小心翼翼地开口问:“宁次……你……是说你喜欢我吗?”

宁次解开了自己的安全带侧身扶着天天的肩膀,直视她棕色的眸子:“是啊,从高中开始。”

天天心里不爽:我比你早!

“不然我为什么要和你一起上学一起放学,还要和你考一个大学转区同一个专业。”宁次刮了一下她的鼻子:“你高考怎么想的,居然调剂到广告专业去了,我还要花时间旁听专业课。”

天天震惊了——她一直以为宁次转专业是为了照顾雏田。她果然忽略了最关键的问题——宁次转专业考试的时候雏田的高考成绩还没出来呢。

“我每一次想要更进一步的时候,却发现还是和你保持原来的关系对两个人才是最好。”宁次顿了顿:“和你在一起已经成了我的习惯,习惯了这种习惯的我自己不想做出任何改变,因为我害怕如果真的过了界限以后你会离开我。”

天天也认真看着宁次,这是宁次第一次在她面前露出这样的表情。

刺耳的汽笛打断了两个人的思路,不知什么时候路况变得不那么糟糕了。宁次放开了天天的手重新系好安全带握住了方向盘专心开车——怎么可能专心的起来!大开的车窗能听到车速飞快带出的强风列列地吹着,眼角可以看到天天一直看着窗外,可惜天太黑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无法猜测天天的回答。

天天的脸已经红透了,还好是大晚上。天天一直在消化宁次刚才的表白。原来这么多年,两个人做了同样的事情,这个让人哭笑不得的默契拖了原本早该开始的感情这么多年,原来我们早就成了彼此的习惯,却从来没有想过更进一步。可是现在开始也不坏不是吗?天天深吸了一口气,感谢刚才打断他们的汽笛让她想好了更好的措辞。

“到了”宁次淡淡的提醒了还在神游的天天,天天赶紧放开了安全带下车。

 

【5】

“宁次——”天天关上车门后突然说话提高了几个声调,宁次停住了本来的动作,右手放在车框顶上不解地看着她。

“我说我愿意给你机会让你当爸爸,为你生孩子!”仿佛用尽了一辈子的勇气和力气说出了这句话:“因为——我也喜欢你很久了,从初中开始,比你还要早!”天天也看着宁次,眼睛里亮亮的,好像夏天在大城市里难得出现的星星一样。

时间好像停住了,空气好像凝固了。天天像等待审判一样听着对方的回答。

她看到宁次真真切切地笑了出来,原来万年冰山也有消融的一天,而且是在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早就融化了很多:“那你没的反悔了。”然后朝她这个方向挥了挥手:“路上堵车了现在才来,抱歉久等了。”

 

天天黑着脸转过身子,发现一位和宁次相像的男人站在她身后。

宁次一边遥控锁上了车门,左手很自然的搂过了天天的腰。

“宁也兄长,这是天天。”

天天的身体无视大脑被烧坏的反应机械地微微朝对方行了礼。

“你好,我是日向宁也。弟妹很可爱。”宁次的兄长一本正经的和天天握了握手,然后一起从后备箱里拿出了在超市买的大包小包还有那个“江北学步车”。

 

一直想问宁次什么时候吃晚饭,不过也看出来宁次有些安排,所以路上也没提。果然进了家门就发现人家准备了一桌子好菜等着了。

“我来介绍下,这是弟妹天天,这是内人凉子。”凉子朝天天笑着,手里微微摇晃着孩子。

“原来宁次也有对象了,这几年家里还催的厉害呢。”凉子招呼他们坐下吃饭,一边哄着怀里的小婴儿。

“宝宝好可爱啊。”天天坐在凉子旁边仔细看着这个小生命。

“哈,不说话的时候是挺好的,吵起来就麻烦了,两个人要哄好久。”宁也在旁边接话。

“宝宝叫什么呢?”天天好奇地摸了摸婴儿小小的手。

“小名叫心心,是个女孩儿。”优子温柔地亲了亲孩子的额头。

 

【6】

吃饭的时候宁次一直不忘给她夹菜,宁也也一直照顾着凉子和孩子。

放下碗筷,天天起身想帮忙收拾桌子,做些家务什么,被日向兄弟拦了下来。

宁次的理由是以后有的机会帮【他们】做家务,不急这一次。

宁也的理由是弟妹是客人,还是陪着优子看看孩子。

 

天天也不再客气,跟着优子进了里屋,不忘拿着带上来的礼物。

“女孩儿满周岁该学着走路了吧。”天天拆开学步车放在地上:“这是给你们的,希望能帮上忙。”

优子怀里的心心醒了,蹭了蹭她的妈妈,优子看宝宝精神不错,本想让孩子叫叫人,不过小孩子总是怕生,一直往妈妈怀里钻,嘴里一直叫着“妈妈”。优子对着天天抱歉地笑笑,哄着心心,把她放进了学步车里。

“女孩儿不比男孩儿,先学的说话,再学的走路。”优子和天天半蹲在旁边看着心心在学步车里慢慢走:“心心有时候会自己走路,就是不太熟练,还是半爬着多。”

 

 

“怎么弟妹的事以前都没和家里说?”宁也在厨房一边擦碗一边问宁次。

“刚刚定的,你不也听到了。”回答的理所当然。

“噗。”宁也没再多问,把碗筷放进消毒柜:“不错的女孩子,伯父会喜欢的。”

“恩,因为我喜欢就够了。”这次更加不容分辩。

 

两个大男人推门进里屋的时候看到心心在学步车里步履蹒跚的样子,天天和优子一脸期待地看着心心慢慢地走每一步,每一步都在柔软的地毯上留下浅浅的痕迹。

 

【7】

“累了吧。”回家的路上,宁次在一个红灯的路口看着一脸疲态的天天,不禁摸了摸她额前的发。

“恩,也不是,觉得当妈妈好不容易,突然就想了很多。”天天回神看着宁次。

“怎么?想反悔已经来不及了。”宁次的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转眼信号灯变绿,宁次踩了油门前进。

“才没有反悔呢!”天天不甘心地大声回敬。

“以前和家里其他亲戚联系不多,这个兄长小时候还算处的比较融洽。”

天天知道宁次一直被称为“天才”但是由于日向家族很大,所以和家人相处并不那么顺利。

宁次转了下方向盘拐弯进入下一个路口:“日向家人太多,关系也很复杂,不过好在雏田大小姐已经快成家,我也不用像以前一样背负太多责任。”

 

“回去当心点。”宁次不放心地重复。

“我只要爬上四楼就好了。”天天在自家楼下无奈地看着眼前的一本正经的面瘫。

“说不定楼道里有鬼。”宁次依然严肃。

“有你个大头鬼啊!”天天有点炸毛,刚转身却被拉近了宁次的怀里:“晚安。”宁次在她嘴上轻啄了一口。

 

【8】

春野樱收到客户的反馈真是惊讶的不可思议,天天这次的方案客户简直满意到不行,不仅广告词感人,还能突显产品文化,顺便搞了线上活动,刷上了微博热门话题。

客户和之前讽刺文案各种不给力的态度完全转了180°,还刻意派人来问能不能续签合同,将合作时间延长。

小樱用询问眼神看着宇智波佐助,佐助就留了一句汇报上级等回复就潇洒走了。

 

这次在食堂里天天的心情明显好的快飞了起来,吃了两荤两素一汤,外加两个肉包外带。

“你吃这么多胖死你。”小樱对天天有了对象却十分不注意保持身材的行为非常不满。

“没事,宁次说了肉多好生养。”天天毫不在意地在小樱面前也秀了把恩爱。

小樱不爽地继续吃了一筷子青菜:“才交往多久就想到要孩子了,你们也太快了吧。”

“可能过去墨迹了太多时间,所以现在要把失去的都补回来吧!”天天眉开眼笑地塞了一口红烧肉。

“那个客户的反馈我看了,一个学步车广告居然被你升华到了漫漫人生路的意境,真是服了你还能让文案这么矫情,还发动了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小樱不客气地吐槽。

“哈哈,我不矫情就该客户矫情了。”天天又吃了一口咖喱鸡块:“我方案被退了10次,你们也没少担着客户的压力吧。”

 

【9】

这天宁次和佐助从总部开完会已经过了一点。

“出去吃?”佐助问。

“不用”宁次回答地顺其自然:“天天做了便当给我带着。”

佐助在心里“切”了一声。

 

【10】

“宁次今天没开车吗?”天天下班后下意识地望向宁次的固定停车位。

“恩,你家离公司也不远,一起走回去看看吧。”

天天笑了笑,夕阳的落日拉长了两个人的影子,重叠的黑色在地面上映出了光的痕迹。

 

【尾声】

回头看来时的路,总有些复杂感触,经历了那么多年才到的这一步,现在只想把你的手牢牢握住。

 

Fin

 


评论(4)
热度(14)
© 一寸光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