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多文杂

[点文/全职/双花]Jem’ennuiedetoi.

ww好幸福

别老看:

@一寸光阴  的点文:现代架空有甜有虐/哎虐力啊…不满意就打我吧……


#美は夏の果実の如き物








——思念是双向的








孙哲平要出差一周,奔赴同纬度的西经九十度,跨半个地球不说时间上也日夜颠倒。张佳乐戳戳他的脸,说别太想我。


那不能。孙哲平一手扣着笔记本,一手搂过张佳乐抱一下,说,必须想。




孙哲平走了。张佳乐晃出机场,日头不暖凉风不吹的下午四点,不想待会儿一个人解决晚餐,索性打电话约黄少天来家里打游戏。张佳乐一副要称霸王的语气愣是被黄少天理解成了被抛弃独守空闺的可怜劲儿,好基友一辈子,他仗义的收拾细软过来陪着通了个宵,周末嘛。






孙哲平不在的第一天,睡到下午的张佳乐裹着毯子在地毯上醒来,轻踹醒身边抱着抱枕睡得缩成一团的人。两人都有点轻微的感冒,好在初秋也不太凉,地毯上睡一晚并无大碍。


和昨天的晚餐一样,今天的第一餐仍是外卖。不过张佳乐煮了壶姜丝可乐一人一大杯,他可不想友人明天挂着鼻涕去上班。




晚上黄少天回家去了,张佳乐收拾好屋子决定早早上床睡觉。二十五六的年纪了,通宵不再是学生时代那样容易的事情。


张佳乐擦着头发回到卧室就看手机在闪,连忙过去接起来。




洗澡呢?


对呀,忘记开声音了。张佳乐放松的靠在床头,身体陷入柔软的床褥里那些睡地板引起的腰酸背痛和通宵后的倦意也慢慢苏醒,他打个哈欠,说都爬床了。


果然听到孙哲平稍微有点惊讶的声音,说这么乖啊,十点就上床睡觉。周末过得好不好?


张佳乐心虚的嘿嘿笑两声,说还行。问起孙哲平那边的情况,闲聊了一会儿张佳乐困得话都接不利索,孙哲平在电话那头无奈的笑,说,乐乐头发擦干再睡啊。


喔喔。


最后孙哲平交代冰箱里有食材,自己动手少吃外卖,有鼻音,去吃药。张佳乐挂了电话乖乖去找感冒药吃,不知是该嫌弃孙哲平啰嗦还是该翻翻屋里有没有装摄像头。






孙哲平不在的第二天,张佳乐睡了个饱很早就醒来,发现自己都要睡到枕头边边上了。居然整个晚上都没翻到孙哲平那半边,睡姿这么老实,不科学。


早睡早起精神很好,张佳乐起床收拾一下自己,依言摒弃外卖,去厨房弄点吃的。冰箱里有新鲜的蔬菜、肉类和蛋,不喜欢蛋……还有孙哲平去超市买回的已经蒸好的白面馒头,以及……哦布丁!张佳乐开心的拿一个撕开就吃,吧唧吧唧站在冰箱前吃完才开始干正事。




馒头切片,煎得金黄,涂些美乃滋再将切细的生菜丝撒在上面,叠一片西红柿片和两片薄薄的烤培根。搞定,还挺洋气的中西结合了一下。


不知道孙哲平早餐会吃什么,他这个吃不惯吐司面包的家伙。张佳乐想着,给自己倒了杯牛奶,一个人坐在餐桌前开动起来。然后发现……做多了。习惯性就弄成了两人份。


哎,也不错,中饭也有找落了。




周六是截稿日,跟孙哲平回来是同一天,时间还充裕。不过之前通宵游戏之后张佳乐反倒不太想玩了,他优哉游哉刷会儿微博,看了美剧更新,最后还是老老实实码起字来。把中午戳过来例行催债的编辑给狠狠感动了一把——快给我两包纸,我要哭了。


张佳乐哭笑不得,伸个懒腰,起身把剩下的早餐解决掉。




下午睡个午觉,睡醒想给孙哲平打电话,张佳乐板着手指算了算时差,好像不能打。翻个身把自己埋进被窝里继续眯会儿。


有了早上的教训,张佳乐晚餐做的分量挺适中。原本想把这等掉智商的行径偷偷自个儿抹杀掉的,结果睡前电话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招了,一说起来还挺忧愁。




然后我中午就又吃的炸馒头!


孙哲平听电话那头抱怨的声音就笑,似乎张佳乐皱着一张脸不高兴的模样就在眼前。安慰道,我这想吃都吃不着。


回来给你做嘛。张佳乐翻个身滚到双人大床中间,电话里孙哲平笑两声,听起来很有精神。他的一天才开始,自己这儿却夜深人静的。


感冒药吃没?


吃了,都已经好了。




闲扯一会儿孙哲平抬腕看表,那头快11点,便哄人睡觉。张佳乐挂了电话闭着眼滚到床的另一边,枕着孙哲平的枕头只觉得夜更深了。






孙哲平不在的第三天,张佳乐在床上赖到中午,玩手机,看到一串REPO才发现两人期待许久的新片子居然今天上映。张佳乐立马就坐起来,就知道数着星期过日子,连日期都记不清了。


要不要先自己去看掉,等孙哲平回来一起看的时候再拼命给他剧透呢,张佳乐想,孙哲平肯定得一脸又无奈又好笑,还会抬手捏自己的脸,说“你有点坏啊”。




他谁也没喊,草草弄个了个中早餐就出门。一个人看电影有点无聊,首映当天坐无缺席,却没人跟他讨论剧情。张佳乐掏出手机想给孙哲平发给消息,告诉他自己已经快马加鞭的把吃独食了,一算时差那头凌晨两点,又把手机收回去。


没人陪张佳乐就专心致志看电影,吃零食。他机智的抱了好多零食进来,一场电影下来嘴巴不停,晚餐也不必吃了。




看完电影出来正下班高峰,张佳乐闲逛得反倒显得悠哉。他原想买张披萨回去做宵夜,一想自己一晚上解决不完第二天又得吃剩的,还得被念……索性晃进甜品店买两块蛋糕好了,晚上饿了就煮饺子吃吧。


回家路上张佳乐把手机时间往后调了十个小时,免得每回算时差。




晚上孙哲平照例问了一遍今天做了些什么,过得好不好,但张佳乐听起来不太开心。连已经偷偷跑电影院先睹为快了都一点不得意。




乐乐,怎么不高兴了?


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明知故问的耍赖,孙哲平听得心里有点热,又有点酸疼酸疼的,像被软乎乎的小动物抱住磨牙。他展开一个笑,嘴上笑话张佳乐,表情却温柔的不像话。


一半都没过到啊,乖,想我了?


哎……张佳乐叹息,他没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可承认了孙哲平又不能早点回来……他当然不会任性的去要求,孙哲平又不是出去玩的。便说,你好好搬砖吧,指望着你养家呢。对了大孙,你睡前喊我起床呀,明天有个临时签售。


行,几点?


下午,把我喊醒就行了,我怕自己赖着赖着就眯过去。




还有四天,明天有工作应该会过得很快吧。手机上显示的是早上9点,孙哲平那里的时间。时间一致了,看起来好像也离他近了一点。






孙哲平不在的第四天,张佳乐被电话铃声吵醒,孙哲平如约来喊他起床。


今天有点凉啊,孙哲平说。天气预报显示降温、阴天,还有风,又问,你们活动室外室内?


室外呀…我这看着还行,天不阴,就多云,没事。




结果就如孙哲平担心的,签售会到后半真赶上一场秋雨。好在只是飘了点雨丝,就是细细密密夹杂了北风冷冷的。张佳乐让助理把伞拿去给排着队的读者,他今天穿挺厚的,淋点毛毛雨没事。




签售结束回到家张佳乐就觉得有点不好,头重脚轻的。真是不能小瞧了秋天呐,张佳乐摸了摸额头,试不出体温,但感觉扁桃体不舒服,肯定是发烧了。


他脱了衣服吃片退烧药躺近被窝里,晚饭也不想弄了,嘴里苦苦的。攥着手机半天没动作,想跟孙哲平抱怨他乌鸦嘴,可他还有两天才能回来……而且发热而已也不是什么大事。很快药效就发挥作用,张佳乐迷迷糊糊的就睡过去。






孙哲平不在的第五天,张佳乐醒来天才蒙蒙亮。他错过了昨晚孙哲平的电话,想给他打过去却发现自己手机关机了。烧好像退了,不饿,头疼喉咙也疼,张佳乐把脑袋埋进被子里,唔,再睡一会。




孙哲平把要紧的工作都处理完,剩下的都是些琐事,不必他拍板,便提前连夜飞了回来。上飞机前给张佳乐发了短信,直到下飞机也没有回复。


果然一回到家就看人还在床上,蜷着缩成一团,看起来可怜兮兮的。孙哲平将被子掀开一点,俯身亲了亲张佳乐的额头,身上有过了夜的雨水的味道,臭臭的。




乐乐。


唔……




张佳乐已经睡很久了,轻易就被唤醒,感到有人与他额头相抵,眼神还没对焦意识就已经习惯性开始撒娇。




大孙,我发烧了……


哎,可怜。孙哲平说着把张佳乐拥进怀里,我一不在你就出状况,乖,还能不能行了?




其实及时吃过药,又暖暖的睡了一觉,张佳乐烧已经退得差不多了。但孙哲平人都回来了,他就不再有怕他担心的顾虑,委屈劲儿一股脑都冒出来。




嗓子疼……


给你煮点稀饭吃?孙哲平侧头贴在病患耳边说话,语气温柔,奈何怀里的人不配合的摇摇头。就继续好声好气的哄,就吃一点?想吃白稀饭还是加点东西的?加桂圆肉好不,你喜欢的。




张佳乐靠在熟悉而温暖的怀抱里,身后孙哲平还在一下一下轻拍他的背,像对待需要宝贝的小孩子一样。他的声音就在耳边,近得能感受温热的气息拂在耳蜗,再没有电磁波穿越半个地球的距离感。终于安心了,张佳乐垂着眼睛小声抱怨。




都想死你了。


乖了,孙哲平拿嘴唇碰碰张佳乐的头发,说,我回来了。








感谢你读到这里。





评论
热度(247)
© 一寸光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