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多文杂

【台词整理】

  1. 梁经伦:古老的夜晚,和那来自远方的音乐,是永恒的。但那不属于我。
  2. 曾可达:不要再看萨特的书了,有空多看看曾文正公全集。(第六集)
  3. 方步亭:辛幼安有一句词怎么说的?生子当如孙仲谋,是吧。

谢培东:不要这样夸他行长,孟韦当不起这句话(第七集)

  1. 崔中石:孟敖同志,我代表党,代表组织,送你一个祝愿——花长好,月长圆,人长寿。
  2. 崔中石:保护你是我最重要的任务。(第八集)
  3. 蒋经国(建丰):难道一切顺应民心的事都应该是共产党干的吗?
  4. 谢培东:咱们立个约定吧,北平解放那天,我、孟敖都穿上军装,咱们三个在德胜门照张相。(第十三集)
  5. 何孝钰:你能给我们说说我们期待着的新中国吗?他是什么样的新中国。
  6. 她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可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
  7. 她是躁动于母腹中,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第十五集)
  8. 曾可达:要是一个省或者几个省各自归一个人说了算,那就是封疆割据,其结果必定是乱了国家苦了人民而已。所以中国只能是一个中国,那就是中华民国,中华民国只能由一个领袖,那就是蒋总统。
  9. 方步亭:曾将军的意思是在和我讲朱熹的月印万川的道理吧?
  10. 方孟敖:“浮云散,明月照人来”三年前你第一次去杭州看我,唱的就是这首歌,这歌你当时刚学的吧。

崔中石:不是。见你之前我就会唱,只是从来唱得不好。

方孟敖:唱得好不好,是不是刚学的,这个我听得出来。

崔中石:你干脆说,到现在我还在骗你。

方孟敖:骗我什么,有这个必要吗?

崔中石:真要骗你,就有必要。

方孟敖:什么必要?

崔中石:因为我从来就不是中共地下党,因此你也从来就不是什么中共地下党员。

方孟敖:这三年多,你跟我说的一切都是假话。

崔中石:也不全是。

方孟敖:哪些是,哪些不是?

崔中石:我也不知道。

  1. 方孟敖:这三年来我把我所有的真话都和你讲了,这个世界上包括我过世的母亲在内,你最了解我,你应该知道我最痛恨的,就是欺骗我的人。
  2. 崔中石:我平时转给你们的钱还能再转出来吗?
  3. 崔中石:还有一个我对不起的人,您以后如果见到他,替我带句话。
  4. 方步亭在给徐铁英打电话之前,家里的钟敲响了六下。
  5. 徐铁英的办公室里,电话响了六下,在镜头切换后又响了四下。
  6. 何其沧:蒋介石呢,现在是向美国发出左右为难的信号,目的是争取美国的援助,没有美元作为储备金,他们发行金圆券就等于是饮鸩止渴。(第二十三集)
  7. 何其沧:那个李宇清,在电话里说这个话是陈继承说的,他说民国政府要什么经济顾问哪,不就是指望他跟美国人要钱要东西吗?他陈继承什么东西啊?他为什么敢这样骂我?那李宇清为什么非把他的话传给我?
  8. 何其沧:现在坐在日本不可一世的那个麦克阿瑟,当年败给日本人,后来充当征服者,现在又拼命地扶持日本,拿着枪装救世主。
  9. 何其沧:算了,打开了,还揉了面,就不要退了。做不到清高,也不能虚伪。不搞建设,打仗,没有钱就跟美国人要,要来了援助就拼命地贪,而爸爸又不能不去讨这些施舍。爸爸不是为了自己。
  10. 何其沧:今天美国人又答应给了一亿五千万美元的援助物资一大半都是二战的剩余武器和装备,有一小部分是救命物资。让人瞧不起啊,是让人瞧不起。这个电话打过去,好,司徒雷登一生气,没有了,一亿五千万的援助也没有了,也搁浅了。搁浅就搁浅吧。
  11. 方孟敖:在水里看见崔中石了吗?
  12. 梁经伦:也有没有弱点的人,一种是还没出生的人,一种是已经死了的人。(第二十四集)
  13. 何其沧:中国有句古话,八个字就能概括,断人钱粮,杀人父母。
  14. 方孟敖:我不知道什么组织,跟我说人的名字,我能相信人的名字
  15. 方孟敖:我是问他为什么会死?  
  16. 方步亭:美国有什么好,一百多年的历史,无非就是一些高楼罢了。(第二十七集)
  17. 方孟敖:我就是个混蛋,我怎么没想在他走之前,请他喝一缸子可乐兑红酒呢?(第二十八集)
  18. 谢培东:更准确的评价,中石同志在我党内,属于毛主席说的,那种纯粹的人,高尚的人。
  19. 谢培东:他知道自己死后你会向那些人讨要说法,否认跟组织这层关系,你和你崔叔之间剩下的,只是纯粹的感情关系。你对那些人不依不饶才像你的为人,从你崔叔发展你那天,直到他牺牲,他其实在履行保护你的责任。
  20. 方步亭:英文翻译的中国古词,考考你,看你知道不知道他的出处。
  21. 何其沧:燕兵夜娖银胡觮,汉箭朝飞金仆姑。当今的辛弃疾要来抓张安国了。(第三十一集)
  22. 方孟敖:他让我留着,等新中国成立再打开一起喝。(第三十二集)
  23. 方步亭:南京政府有什么经济机密啊?大官大贪,小官小贪,尽人皆知。北平分行的账全在你姑爹受伤,要查账的不是共产党,是蒋经国的人。
  24. 何其沧:我们的国家多灾多难,你们得不到应有的幸福,但是你们最起码应该有追求爱情的自由。(第三十四集)
  25. 方孟敖:他马汉山的东西要那么容易被抄出来,他就不是马汉山了。
  26. 马汉山:信谁的话,也别把国民党的话当真,我在国民党活了几十年甚至活到今天,就是从来没把他们的话当真。(第三十八集)
  27. 旁白:盼乌头马脚终相救。(第三十九集)
  28. 木兰死的时候,方家的钟敲了七下。(第四十二集)
  29. 何其沧:你是蒋经国的人?又是共产党?请你正面回答我。
  30. 何其沧:一笔庚子赔款,把几代中国人都绑在了美国的车子上,从清朝到民国也就越来越依附美国了。我们这些从美国回来的留学生,也就成了这个国家名义上的精英。给我安个经济顾问的头衔,蒋经国又把你派到我的身边,他们看中的不是我,更不是你,他们看重的是我与司徒雷登的关系和他的美国背景。政府需要美国的援助,他们是指望美国人兑现二战时期援助中国的不唱承诺,把在美国早就印好的二十亿金圆券作为币制改革的新货币。你告诉他,美国人即使发表了那二十亿也不可能拿出足够的美元来坚挺二十亿,是不是?而且二十亿远远满足不了市场的流通。好,我知道,最后的手段就是动用军事管制,禁止黄金、白银、外币的流通。逼着老百姓把手里可怜的黄金哪,白银哪拿出来兑换金圆券,而一旦市场物资匮乏,金圆券就会失控,百姓手里的黄金白银,就都变成了一张张废纸。我们这些人做的事是为民请命,还是为虎作伥呢?我最近又在看春秋了。
  31. 梁经伦:四一年太平洋战争爆发,美国加入二战,为了拖住日本的主要兵力,我们不但要在国内拼死抗战,还要配合盟军,出兵缅甸、印度,远征作战。由于我们付出的代价,付出的牺牲,当时美国政府就承诺要给我们战时的补偿。四五年抗战胜利,到了美国政府兑现承诺的时候,而事实上大量的援助反而是给了日本,这才引起了我国民众反对美国扶助日本的浪潮。通货膨胀、民不聊生是因为内战,也是因为国民党内部的贪腐,课这都不能成为国统各区城市民众一天天在饿死,而美国给我们嗟来之食的理由啊!
  32. 梁经伦:不要再去想我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中国的现实是——四万万五千万民众依然生活在苦难之中。不管将来谁胜谁败,都不能再让国人饥寒交迫。(第四十五集)
  33. 马汉山:放他娘的狗臭屁!徐铁英为了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先杀了一个崔中石,说他是共产党,后来说他不是,他怎么不说宋子文和孔祥熙也是共产党呢?!(第四十七集)
  34. 方步亭:他瞒了我二十年,女儿死了也要瞒着我!
  35. 方步亭:二十年了,我和你风雨同舟,什么话都跟你说,什么事都跟你商量,现在你只回答我一个是字。(第四十八集)
  36. 曾可达:我们是几月几号来的北平?
  37. 蒋经国:可达,我们失败了。
  38. 方孟敖:你是一个专跟有钱人过不去的人。
  39. 方孟敖:孝钰,北平要解放了,中国也很快就要解放了。我做过的事情和我这个人很快就会被遗忘了,你怎么办?
  40. 刘云:我,掉一句书袋,不知道方行长愿不愿意听。“昔者夏鲧作三仞之城,诸侯背之,海外有狡心。禹知天下之叛也,乃坏城平池,散财物,焚甲兵,施之以德,海外宾服,四夷纳职,合诸侯于涂山,执玉帛者万国。”  

 


评论
热度(12)
© 一寸光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