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多文杂

【节选】

【 SY 】
THE PROMISE
1.有时候,任性一点果然会比较开心呢。幸村躺在神奈川一望无际的蔚蓝海边,漫无边际地想。同样是一起走过来的年少轻狂,意气张扬,相信再广阔的海,再遥远的天,终究有一天是会被自己踏在脚下的。  
那样的年少岁月,不肯输,也输不起,奉行追求最强的原则,只是那样的我们,终究也一天天在失败、挫折、打击下成长,其实已渐渐学会不再轻狂,不再任性,甚至不再单纯。  
“真田君也许是个例外吧。”他喃喃道。只为胜利而活,只为理想而活,真田始终拥有并不断变强的那种力量,有时候他也不是不妒忌的。  
“恩?什么?”坐在他身边的真田问。  
幸村微微笑起来:“即使拿了全日本第一,好象也并不能使你提起精神来?”  
“那又有什么值得兴奋的?”真田淡淡道。  
啊,没心没肺的坏蛋,丝毫也想不到他这样会刺激到别人吗。有时候,幸村想,真的是很想揍他一顿的。  

2.多年以后,幸村想起他与真田并肩作战的时代,忽然发现对于劈头盖脸袭来的命运,是从这一天起,他就已经做出了斩截的抉择。多年以后,幸村想起来那应该是痛彻心髓的一刻,但是当时,当时他只是觉得,朋友们虽然近在咫尺,声音却渐行渐远,他仿佛身处另一空间,听着看着这一切,时光如同脉搏剧烈地跳动着迅速走过。  
于是多年以后,幸村站在著名的跨国公司PUV大厦的37层窗口前喝着咖啡的时候,终于微笑着模糊地想:那样的金色岁月,那样的用心梦想,我也曾有过。放弃,只是因为无能为力。  
只是,当时的真田,是不能够理解他的。在真田心中,放弃就意味着背叛。可是,即使是误解,即使是恨,也要比无关痛痒的同情要来得深刻而长久吧。  

3.心是什么呢?  
在你寂寞的时候,会回忆起一个人么?  
在你喜悦的时候,会巴望与一个人分享么?  
在夜晚,你一直很好的睡眠会被一个人扰乱么?  
在你的心目中,会有一个人占据着其他人无可替代的位置么?  

4.穿梭不息的车灯汇流成河流淌远去,幸村站在广告牌温暖明亮的光晕中,手机的震动完全没有引起他的注意,一只手把手机放到耳边,习惯性地说:“喂。”  
“幸村。”  
庞大的城市达到了一瞬间的静止。  
“我是真田。”  
傻瓜。我知道。  
“你在吗?”  
缓缓扬起的嘴角:“是的。”  
“我……”  
“你在哪里?”  
“我在神奈川。海边。”那边已经有微微的笑意。  
傻瓜。傻瓜。“在海边干什么?”  
那边只有翅翼拂过般空灵的风声。良久,才听见那男人说:“想你。”  

5.幸村的公寓里。正在给真田上药的幸村突然笑起来:“这条手臂怕有上千万美元的保险吧,要是为我坏在一帮嬉皮手里,那我岂不是罪孽深重?”  
“即使那样,为了你,也值得。”真田说。  
“你说什么?”幸村抬起头。他在开玩笑吗?  
真田并没有重复自己的话,看了看经幸村处理完毕的手臂,张开臂膀抱住了他。刚洗过的头发濡湿而柔顺,微笑在一刹那柔和了英挺的棱角,温柔得让人心碎。  

6.他们假装可以收放自如,可以游刃有余。他们钟爱若即若离、似远还近的状态。让爱情仅仅像月光一样柔和地存在,不会像太阳轻易地把他们烫伤。他们裹上防弹衣、戴上防毒面具,不再任性地呼吸,希望让彼此安全。  
成长有时真的是一种悲哀。  
更何况,随生命一同成长的,不仅仅是爱情。  
而永远是什么?  
永远是我们这些凡人的梦想,是我们与生俱来的脆弱与不可触摸的痛楚。  


——作者说他的结局就是前面的那部分……不过这里没有提到手冢其实不太科学……因为无论不二还是幸村还是真田还是迹部都不会让手冢从自己的生命里消失。
SY是真的很难写的一对,TF的官方心里描写太多太明显了,他们的相伴3年也很直白的描述了出来,可是SY不是这样……幸村和真田是完全不一样却又一样的人
不得不说要把握着两个人的心理和相处都是太难的事情


【TF】

芬芳年华 by:OKcat

时光匆匆,人生苦短。
无论少年青年时分曾有过怎样的任性轻狂,总有一日,忽而今夏,人到中年。
各有事业,各有家室;各自寻梦,各自幸福。
然我生命里有你,如你生命里亦有我。
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

最好便是那等平淡馨香,无有其他,只是恰好。
不经意间,芬芳已留给年华。


折子戏

当人们感到自身卑微,或者觉得沮丧的时候,就需要一种更强大的精神力量,去相信和倚靠,以此来获得心灵上暂时的平静。而在表面上表现出来的形式,就是信仰。


【OA/TF/SY】

你怎么舍得我难过

 眼看着谦也喝完咖啡就要往忍足的床上爬,迹部一时不解:“你做什么?” 

  谦也同不解:“我做什么?我不做什么啊,我睡觉啊。” 

  “你睡觉?那是侑士的床。” 。

  “是啊……”谦也左右看了看说,“我就是看是侑士的床才睡的啊,不然你的意思是你想跟我睡呗?” 

  “滚你的!”迹部一脸嫌弃地说,“本大爷才不想跟你这样的人睡,本大爷有洁癖的。” 

  谦也回味了一下这句话,无论怎么听都很膈应。 

  “我也不想跟你睡,我跟侑士睡。” 。

  “不行!”迹部不同意,“你去睡沙发。” 

  谦也看了看沙发,小,非常小。

  “我不要,我要睡床。”谦也狡黠地一笑说,“我就是要跟侑士一起睡。” 

  “我不答应。” 

  “为什么不答应,我们从小就一起睡的啊,我就是喜欢抱着侑士睡觉,你咬我啊?” 

  哎哟这个无耻之徒!

  迹部操起一边的枕头“啪啪啪”三下扇在谦也的身上,其声响之大让刚刚进门的忍足差点以为谦也已经非死即伤了。

谁知道谦也不但毫发无伤,反而一脸哀怨的在床上摆出一副怨妇姿态,努力营造出一种在外野花被家花发现了一顿收拾的氛围。

  “侑士~~”谦也抽泣了两下。 

  忍足掉了好一层鸡皮疙瘩:“别捣乱了谦也,快点睡觉了,小景也快点睡觉。” 

  迹部刚想说话,又被谦也抢了先:“我要侑士亲亲你陪我睡。” 

  毫不犹豫的,迹部拿起枕头又扇了三下,谦也已经捂着肚子笑倒在了床上。

【本文转自晋江文学城,原文地址: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1524636&chapterid=31】


——这一篇如果没有最后一章,真的是从头笑到尾的文,个人认为写喜剧要比悲剧难一点,一点在这样类型的文里面把握不好稍微“搞笑过头”就会OOC,而且性格也会崩坏,可是这篇里面完全没有。但是很遗憾,最后一章,作者说他自己一定是亲妈啦,因为是转载的找不到原文,所以我也没看到后续……只是很遗憾吧……就像每个人自己一样,再喧闹绚烂喧哗的青春,也终究有落幕的一天。

PS:这篇很像我初中看过的一本类似的小说《草样年华》


而立之年

1.白石睁开眼睛,几乎都忘了自己身在何处,这样惬意的日子,怎么反而使自己更加提不起劲儿了呢,现在是什么时候?几月几号了?自己呆在这里多久了?是不是该回去了?笼统的,不记得。 
唉,多么潇洒的日子,如果不是口袋里没有钱了的话,白石是不会想起问自己身在何处的。 
这一次出来采风多久了? 
呸呸呸! 
白石恨不得甩自己一个巴掌,白石藏之介,你什么时候沦落到这个狼狈的境地,你敢不敢承认,你根本就是逃出来的。 
就算跟自己说上一千一万遍过去了,都还是过不去,不知道到底是不甘心失去了某人,还是不甘心被某人失去。 
白石歪头问自己旁边的一根草:“嘿,你相信我们爱过吗?” 
“嘿,你相信爱情吗?” 
“白石你根本就是个白痴,果然爱情是这个世界上最最没意义的东西。” 
“嘿,草,为什么我突然这么强烈的觉得……”觉得他曾经一定认真地爱过我。 
爱过可以这样轻易地放手吗?爱过可以这样狠心决绝地不肯再开始嘛?爱过可以忍心做回朋友吗? 
不可能,没有人能做得到。 
可是佐伯虎次郎可以。 
因为…… 
“因为特么的他根本不是人!”白石咒骂了一句,把那棵草踩了个稀巴烂,对,你知道得太多了!

2.“那我们呢?”
“如果我,或者你,当年走了越前这条路,我们大概也避免不了这种结局。”
不二落寞地垂下眼睛说:“终究抵不过现实对不对。”
“因为当梦想变成职业,带给你的快乐远远少于压力和痛苦,同性之间的爱情并没有那么喜闻乐见,如果爱情源源不断地给事业带来麻烦和阻碍,这爱情本身就是不健康的。”
“那你会怎么做?”
“如果是你站在光环的中间,我会一直在光环外等你,等你的光环褪去。”
“呵呵。”不二耸耸肩说,“如果想飞的人是你呢?”
“一鼓作气到达我想要的高度,然后回来找你。”
“你凭什么以为我会在原地等你?”
“因为爱情。”
很多事情很奇怪,你如果选择了爱情,就用力地去保护爱情,你如果选择了事业,就拼命地达到巅峰,两个人在一起,是需要不断的妥协和让步的,没有谁对谁错,“不管桃城是等不了了,还是不想再等了,他的感情,一直都是真的。”
“所以你不必要哭。”
“我哭了吗?”
“嗯。”


——首先要谢谢评论的妹子告诉我还有下部……然后我就迫不及待去看了,不然觉得这如果是个坑也很遗憾_(:з」∠)_

文风还是和之前一样,笑中有泪,把笑点和泪点揉捏在一起,好像在看《老友记》的最后一集,这种大家在一起的感觉很好。

看完之后重点放在了桃越身上,毕竟现在喜欢桃越的真的不多了,虽然在POT里面,桃越非常多的互动,不过在NPOT里……但是我还是觉得MOMO是对越前最好的前辈,就像文里写的把一切能给的都给他,最后把他的梦想也给他。

但是这篇文最大的遗憾是大石和菊丸……其实很多文里说到菊丸都不会说到大石,其实可以理解可还是奇怪,因为原作里约定好了要一辈子一起打网球,十年也好,二十年也好,一百年也好。大石对菊丸也是无条件宠爱,宠爱的也有自己的原则。要说这对是官配呢,是也不是,感觉三大皇家里面,忍迹和其他两对相比都有拉郎的感觉,因为同框都少,在NPOT更不用说的炮灰了。可是就是固执的觉得他们很相配,一个光一个影,也还是天才和帝王。和这三对比,大石菊丸显得平淡也不平淡,他们总是无条件“秀恩爱”,菊丸单打的时候,大石输掉的时候,观月说大石是TAMAKO KUN的时候,菊丸的表现都很明显。至于大石……总觉得大石优柔寡断的个性,多多少少在抉择上不够果断,会很伤人。


上错花轿嫁对郎

1.手冢突然开口,打破沉寂,“迹部。”

“恩。”不二漫不禁心地随口应答。       

“你现在感觉好些了。”       

“恩。”       

“我们给你设了庆功宴。”       

“恩。”       

“将领们都对你钦赞有加。”       

“恩。”       

“这次能够攻破比嘉你功不可没。”       

“恩。”       

“所以,我们拜堂成亲。”       

“恩。”不二没有多加思索,习惯性地一口应允。      

 唉,等等,攻破比嘉功不可没和拜堂成亲有什么因果关系。再等等,刚才自己做了什么?居然就这么随口答应了?再一次败倒在手冢国光手下的不二周助这时候终于挂不住他那天塌不变的万年笑容,懊恼地摇了摇头。可恶的手冢国光,早知道就应该让你死在战场上,现在倒好,把自己也一起赔了进去。可惜,现在的自己能有什么办法呢,本来就是代替小景要嫁给手冢国光,更何况自己之前好像还在全营的将领面前自称了将军夫人。唉,这个哑巴亏只能算吃进了啊。 

2.“我要告诉你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绝对比现在重要。”       

“哦?”       

“呃,那个,我,我不是迹部景吾。”       “

啊。”       

“啊嘞,你知道了?”       

“我和迹部签过好多次合同,早就认识了。”          

“那你知道我是谁?”       

“不二周助。”       

“哎?”       

“乾的情报网。事实上,包括越前在内很多将领都早就知道了,西迹部,东不二名声应该不小吧。”       

“喂,那你这样还不告诉我,害得我瞒得那么辛苦。”       

“你自己要瞒的,再说,你也没有问过我啊。”  


 ——这篇真的是从头笑到尾啊哈哈哈哈哈最喜欢忍足耍流氓和不二被算计的两段了,实在是太喜欢上错花轿嫁对郎这个梗,其他同人里写过的也觉得很有爱啊ww

评论(8)
热度(9)
© 一寸光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