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多文杂

【OA】鸟之诗(一)

哎(┬_┬)好感动,第一次有人给我生贺,还是连载呢,真的太感谢了,我还欠着你的生贺没还啊哈哈哈哈【先拍死

我一直很喜欢ABO的OA啦,尤其是O是A,A是O的那种,毕竟我大O封闭内心扮猪吃老虎什么的还是很顺手的【并不

我并没有觉得【干巴巴】啦,明明很吸引人看下去的

恩,再次感谢哦(づ ̄3 ̄)づ╭❤~

PS,果然去查了东京的铁道线么233333


Grandslam:

送基友 @一寸光阴 的生贺,连载到基友八月份的生日。

校园向ABO,带TF和其他不确定的火锅底。


忍足侑士从没觉得人生如此迷茫过。

被确认为以后找对象只能靠信息素随时等着从天而降一个omega被本能指腹为婚从此与爱情绝缘的Alpha时没有,答应同为医师的叔叔成为他领导的实验室的Alpha抑制剂临床实验志愿者时没有,在被家人反对这一行为于是据理力争跑来东京求学以避开家人监管时也没有。

没想到他忍足侑士,一个大写的Alpha,初次独自来东京求学,就败在了眼前如蜘蛛网般错综复杂的交通线路图之下。

不管了,姑且相信一下自己身为Alpha的直觉。忍足这么想着,朝着自己最有好感的一个方向走去。


半小时后,忍足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麦田发呆。

再怎么迷路,也不该走到这么偏僻的郊区……忍足再次对自己的人生产生怀疑。

天气很好,二月的阳光暖洋洋地洒在田野里,午后暖风送来小麦的清香以及……

等等,玫瑰花香?

忍足心头一紧,想起以前阅读过的AO相关书籍,一边祈祷千万别是某个突然进入发情期的omega,一边循着香气走去。

走得越近,越能清晰地闻到浓郁的玫瑰花香中掺杂着的信息素的味道和血腥气,忍足强忍着借飙升的肾上腺素拔腿就跑的心理愿望和冲上去的生理欲望,闭上眼定了定神,从行李中翻出一支尚在试验阶段的抑制剂一饮而尽,感受到自己被撩拨起的信息素味道冲淡后,再朝着那个模糊的身影前去。

麦田深处蜷缩着一个发情期的omega少年,也许是初次进入发情期,毫无经验地强忍着体内如潮水般涌动的情欲,豆大的汗水打湿了灰紫色的头发,他的右手紧紧地攥着一根试管的碎片,借尖锐的玻璃扎入血肉的痛楚保持清醒。

尽管服下的抑制剂已经开始生效,忍足看着眼前倔强地不肯为情欲所操控的少年,仍然感觉自己有什么地方被轻微地撩动了一下。

“滚。”少年感受到有人靠近,猛然抬起头警惕地看向来者,命令性语句由沙哑而难掩欲望的声音自少年口中吐出,令打从变声起便被周遭称为工口眼镜的忍足深感自己遇上了对手。

“冷静一点,”忍足举起手示意自己人畜无害,“我是个Beta,你没发现感受不到我的信息素吗?我只是想帮你。”

少年狐疑地打量着他,握紧碎片的右手渐渐有松开的迹象。

“……不许通知任何组织。”

忍足点点头,对刚分化为Omega尚未接受这一事实的情况表示理解。上前伸出手谨慎地碰触了一下少年的手腕。待少年确认眼前可疑的来者的碰触不会造成体内信息素进一步涌动而默许他的进一步动作之后,吃力地将与自己身高相差无几的少年背起,同时从裤兜里拿出手机:“你住哪里?”

半天等不到回复的忍足扭头一看,少年已经靠着自己的肩膀沉沉睡去。

“……”不知道该说少年警惕还是心大的忍足哭笑不得地叫了专为处理此类事项的出租车。

为解决突然进入发情期的Omega的交通问题,以防发情期Omega的行为引起社会上的骚动,政府专门为一些出租车安排了接送发情期Omega的功能,不仅车资由政府垫付,而且配备了抑制剂和急救箱等物品,大大方便了民众。

假装没看见司机充满怀疑的眼神,忍足小心地给怀里的少年喝下抑制剂,简单处理过手上的伤口后,始终绷紧的神经终于稍微放松了下来,忍足靠向椅背,才发现自己后背在二月的天气里已经湿了一片。

谢过想要帮忙的司机独自将昏睡中的少年搬进房间,忍足在淋浴间闭着眼任由冷水冲过头顶时才迟钝地感觉到,自己可能遇到大麻烦了。

愚蠢的Alpha保护欲……忍足深吸一口气,默默将怕麻烦这一差点被少年倔强的眼神从人生宗旨这个高度扯下来的美好品质重新摆回原位。


—TBC—


【关于为什么忍足迷路到田野】

“先生请问要去哪里?”老司机看了看周围的荒郊野岭,再看看忍足怀里明显还在发情期的omega以及流血的手,充满怀疑的眼神感觉下一秒就要报警。

忍足假装看看周围的风景,然后发现司机上了公路,前方立着路牌,赫然写着东京两个大字。

其实只是单纯地……路痴而已(够了忍足哥哥只是刚到东京的时候坐反了一次车到底要黑到什么时候(x

提前四个月祝基友生日快乐,认识你很高兴w

评论(1)
热度(29)
  1. 一寸光阴Grandslam 转载了此文字
    哎(┬_┬)好感动,第一次有人给我生贺,还是连载呢,真的太感谢了,我还欠着你的生贺没还啊哈哈哈哈【先
© 一寸光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