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多文杂

【丸慈丸无差】After school navigators

放学要做(chi)什么呢?丸井文太的吹着青苹果味的泡泡糖思考人生,后面的胡狼桑原眉毛又拧成了疙瘩。四月过了一半,钱包也渐渐薄了,摸上去没有了厚实的安全感。

 

算了算,桑原同学往常例行在放学后请双打搭档吃饭的次数大于十五次,搭档有时候会拉上仁王切原的概率是80%,还有在网球部要给丸井天才和超S新人切原“料理后事”已经是每天日常。虽然桑原知道自己应该是立海正选里极少的正常人,但是他也迫切地需要被拯救一下,如果再一次提前花光生活费,他可能会被开拉面店的父亲扣在家里做苦力。

 

这种“被拯救”从立海和冰帝打过练习赛以后就有了苗头,桑原感到明显没有以前那么“劳心劳肺”。因为放学以后,隔壁冰帝的绵羊出现在神奈川的次数,已经从原本的一周两次,到了一周四次。

 

还记得第一次芥川慈郎在放学后出现,他明显感觉到丸井有些不自在。就一段500米的路,天才同学在嘴巴里咀嚼泡泡糖的次数也少了,泡泡也不吹了,也不直截了当说:“今天要去XXX,走吧走吧。”桑原一开始还有些担心,直到看到了丸井钱包的相卡位放着芥川干洗店的会员卡,上面的两只绵羊在粉红色的背景下,少女力全开,仿佛有哪里不太对,但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不对。

 

经常在路口的时候就看到顶着橘黄色乱毛的绵羊在向他们招手:“丸井君!!这里这里!!”

丸井也会朝慈郎摇了摇手,表示他看到了,然后头也不转的对身后的桑原说:“今天你先回去吧。”一开始桑原还会愣一下,现在这句话已经快取代之前去哪里吃东西的问句,变成一个稀松平常的告别了。

那一天的桑原君想把文太书包里面那张真田写的书法“少欲知足”换成“重色轻友”。


立海的正选也都知道慈郎对文太非一般的热情,去医院探望的时候,向部长报告网球部的新动态。当时幸村部长穿着病号服,笑的很暧昧,桑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了,因为部长的眼睛瞥了一眼副部长,被眼神瞄到的那一个,黑脸上泛起了一点点红色。桑原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太好,副部长是不是OOC了?

 

然而在这个离丸井生日越来越近的时间,一整个四月,冰帝的那只绵羊,一次都没来过,对,一次都没有。那头橘黄毛的绵羊就像风中的羊驼一样,他突然来了又突然消失了。有人调侃过这个异常的情况,但是这也没有影响丸井文太的状态,根据同班同学仁王雅治报道,绵羊虽然人没来,但是短信和邮件从来没有停过。

 

桑原心里不好的预感体现在了今天的风儿明显比以往要喧嚣,出校门还没走多少路,立海网球部的正选都看到了不得了的一幕,除了被几个大个子挡在后面的丸井文太。桑原立马打了个激灵赶紧把丸井往另一个方向拉,说今天有一家泡芙店在打折,排队很少味道很好,快去买买买。

然而有一只好死不死的海带头指着相反方向说:“啊!这不是冰帝的芥川桑吗,旁边好像还有向日桑啊!他竟然没来找丸井前辈,好奇怪呐。”

奇怪你个头啊!!桑原在心里要咆哮了,你个海带头是不是每天被副部长铁拳制裁地打坏脑子了,我们谁没看到!!就是不想说啊!!你没看到丸井的脸已经绿了嘛吗,不,已经黑了,都和副部长一样黑了啊吗,他丸井文太原本是多么粉嫩的立海小猪!

机敏的丸井迅速地拍开了桑原妄图遮住视线的手看到了海带指的方向,看到这一幕的丸井内心也是震惊的,冰帝的绵羊和松鼠在大街上“拉拉扯扯”地走着,他们穿着冰帝的校服,穿着冰帝的校裤,绵羊头顶着他橘黄色的卷毛,但是他带着一副硕大的墨镜。旁边的松鼠好像要说什么,但是被绵羊捂住了嘴巴,向日岳人酒红色的妹妹头依旧惹眼,比他鼻梁上的墨镜还要招风,混着夕阳的反光闪到了丸井的眼睛。

天才的大脑高速地运转搜索着,输入芥川慈郎和向日岳人,出现的第一个词条,叫青梅竹马。想起来,芥川干洗店的旁边就是向日电器城,丸井握紧了口袋里的钱包,走向了另一边。

【丸井君,最近要考试所以不来神奈川了。】

【来我家的生日派对都不行吗?】

【对,不行。】

“文太,今天泡芙打折,不如我们一起去排队吧,晚了就会买不到的。”桑原赶紧用吃货最关心的事情扯开话题。

“是啊是啊,一起一起,我都没怎么吃过呢。”柳生扶了下眼镜表达了对队友的关心。

“PURI。”仁王表示同意。

“你们去吧,那里排队人太多,我今天就先回家了。”丸井抛下了这句重磅炸弹以后回家。

桑原看着丸井沉默地离开,心里“轰”的一下大叫不妙,夭寿了,天塌了,连泡芙打折都不去了。对于丸井来说,今天的事这是一个很大的打击,真的。


但要说怎么是天才呢,因为第二天训练的时候丸井完全没受影响——这是不可能的。桑原作为双打搭档最清楚丸井又加了多少负重,他心里苦啊,可他也不能说。天才是很讨厌有弱点的,还更讨厌暴露自己的弱点,虽然这种少年之间的纯洁感lian情ai桑原没有资格去插手说什么,但是至少可以一起承担些什么。

那一天后立海的正选也都很关心天才的情况,比如真田副部长都没有再指责丸井糖分摄入过多,反而给他买了一大包青苹果味泡泡糖。泡泡糖的包装上贴着真田副部长的亲笔书法:“四海兄弟”,看着真田副部长一脸真挚和真诚的双眼,还有那笔力苍劲的白纸黑字,丸井挣扎着收下了这包泡泡糖,觉得嘴里嚼着的那个也充满了“四海兄弟”的沧桑感,吹出来的泡泡比平时小了一大圈。从不睁开眼睛的柳莲二军师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数据,迅速记在了本子上。

 

仁王这里最近也没有什么八卦可以汇报,因为文太根本不和慈郎发短信和邮件,只是给家里人报个平安。仁王很失望,人生还少了一大乐趣,和丸井抢甜食的时候,丸井不像以前那么寸步不让了。

 

离文太的生日越来越近了,真田副部长在训练的时候接到了一个电话,准备休息的桑原听到电话那头冰帝部长嚣张的声音:“KABJI,问问立海副部长真田为什么他们队的丸井不和我们队的慈郎说话了。”

丸井拿杯子喝水的手僵了下,桑原很好心地替他递过了杯子。冰帝的这群人如果来了立海,是要被副部长铁拳制裁,被部长剥夺五感的——桑原内心OS。

真田的脸一下子黑了:“我不知道。”

电话那头的声音更吵了

“迹部,把电话给我啊!我要去问问丸井君!”那只绵羊的声音特别清晰,电话杂音的厉害,应该是在抢听筒。

“慈郎,不要闹,让迹部把话说完。”这个低音的关西腔声音略轻,关西方言对外国人很是不友好,桑原有些苦恼。

“真田,那让丸井接电话。”还是迹部的声音,伴随另一头绵羊的碎碎念。

立海的副部长用求救的眼神看着丸井,丸井觉得再这样被盯下去,整个人都要发麻。天才二话没说接过了电话,用一句绝对天才的方式回应:“让他自己想。”

然后第一时间按下了挂断的红色按钮,毫不拖泥带水。

干得漂亮!丸井文太!桑原在心里竖起了大拇指。

真田副部长的眼睛里也充满了赞许,桑原预测丸井生日的时候,收到的书法会是“縦横無尽”。

离丸井的生日更近了,原本立海的正选们想给天才一个生日派对,不过被丸井自己和副部长真田拒绝了,副部长的理由非常义正辞严,他要给正在住院的部长大人补课,绝不能因为派对的事情松懈。翻译一下,幸村精市他在我心里比你丸井文太重要多了,所以哪怕你过生日也不能打扰我和幸村的“二人世界”。

桑原在心里吐槽,部长生病住院以后,一个星期七天,副部长要去五天,还有两天分别是陪爷爷下棋和练剑道。其中去医院的五天还经常带上这个礼物,那个点心。医院的护士小姐和前台都认识立海有个网球部的副部长叫真田弦一郎了。天地良心,他刚刚来立海的时候,立海的画风不是这样的,真田弦一郎是一个高大、威武、阳刚的男人,是男子汉中的男子汉,不是现在专为部长折腰的副部长啊。

至于丸井的理由,丸井没有说,桑原和其他人也没有问。军师闭着眼睛在丸井走后说了句:“和冰帝芥川君有关的概率是99%。”柳莲二虽然一直不睁眼,但从来不瞎。

相反,虽然有人睁着他大大的眼睛,但是——

“啊,为什么和他有关啊?明明最近人都不来了。”海带头问的问题依然换来一大片尴尬的沉默,照顾后辈的柳莲二很仁慈亲切地拍了拍切原的头。

军师啊,你的聪明才智怎么就不能通过这只手传到他的脑子里呢!桑原很认真的在心里咆哮。

 

既然解铃还须系铃人,就算是察觉到丸井有些地方不太一样,不得不说表面上丸井是一点都看不出有状况的,天才比谁都知道怎么保护自己。

所以在丸井生日当天,冰帝的绵羊再次出现的时候,立海的正选都非常枕戈待旦,面色不善。别看真田副部长手里什么都没拿,气场锋利的可以恁死人,仿佛正握着一把武士刀,准备随时把绵羊放在砧板上切片煮了。仁王的手插在口袋里,可以随时拿出一瓶孜然或者胡椒做调料。

哼,你个小子还知道来,准备接受铁血立海的制裁吧。桑原在心里冷笑。

柳莲二皱了皱眉头,想着谁应该先开口。而有一只二年级的小海带依然在状况外地大叫:“哎呀,你不是冰帝的芥川桑嘛!上次你和向日前辈来这里怎么没和我们打招呼?还有,为什么你要带着墨镜?”

这句话已经不是炸弹了,是核弹头的洲际弹道导弹。

绵羊一脸惊慌:“啊,被你们看到了吗!”

真田的气场更黑了。

冰帝软软的绵羊明显被黑脸真田吓到了,立马摆了摆手:“我来解释我来解释!我今天来给丸井君送生日礼物。”

哼,记得生日,还算有良心。桑原这样评价。

然后这只绵羊在众目睽睽之下打开了自己的书包,桑原看到里面还有文太的护腕。

哼,这不能弥补之前对丸井的伤害。桑原看到真田的脸也没有由黑变白的意思,仁王的眼神依然犀利。

慈郎从包里掏出了一个包的四四方方的巨大礼物盒,用真诚的星星眼看着沉默的丸井文太:“丸井君,这是我准备的生日礼物。”

“等等,我们先看看,万一是炸弹呢。”仁王一脸冷漠地接过了盒子。

仁王你的脑子和那个海带一样了吗?桑原有点崩溃,虽然形式是没错,但是可以找一个正常的借口啊。

“哇……”在拆开缎带打开盒子以后,就连真田副部长都惊呆了,他觉得自己对幸村实在是太松懈了,看看别人送的生日礼物,自己真不是一个男子汉!

最受到冲击的丸井文太,这段时间的确因为芥川慈郎感情波动的厉害,如果这就是惊喜的话,他竟不知道此刻应该是什么感情。

“这是神奈川所有甜品和人气美食的地图标记,旁边还有很详细的备注。啊,芥川前辈,我可以拍下来收藏吗!我也要去吃!”切原再一次打破了现场凝固的气氛。

“对对对!我叫他美食地图,下面还有一份东京都的,以后丸井君来东京都也可以吃很多好吃的!”慈郎绵羊的眼睛又开始放光了,目不转睛地看着丸井。

“不行。”丸井不客气地在一时间抢过了切原手里的地图还有慈郎手里的盒子,顺便回绝的干脆利落,拉着慈郎就往家的方向走。


还记得夕阳下的疾走,那真是逝去的青春。


桑原突然有了一种亲生的弟弟被抢走的失落感,抬眼一看周围:真田副部长迈开大步踏上去医院的路;柳生拉着要去看热闹跟踪的仁王回家,看了下路线,是柳生的家,不是仁王的。

“这么小气,我再看一眼啊丸井前辈!”

柳前辈哄着要看地图的海带并且真的准备带他去一家甜品站——军师你不喜欢吃甜食的啊!

一个人站在路口沐浴晚霞的桑原今天也度过了充实的一天。

 

另一边的丸井虽然很感动这份美食地图,但是还是没有能够完全释怀,被欺骗的感觉是很不好过,哪怕结果是一份意外的惊喜。

“对不起。”在沉默了一段路后,慈郎先开口道歉。芥川慈郎难得可以察觉别人的心思,想来也是因为那个人是丸井文太吧。毕竟他之前十几年的人生除了睡觉就是睡觉,遇到了文太以后多了一样——想丸井文太。

“我那个时候在苦恼要送什么给丸井君你,岳人说如果有这样一张地图的话你一定会很开心,所以我就先在东京摸索再去神奈川。我一个人做不完这些,就找了冰帝的其他人帮忙……你看到的,那次是岳人”慈郎也很难得用不那么兴奋的语气和丸井说话。

“岳人说要给你一个惊喜,所以什么都不让我说,我也就什么都没说。”

“然而我没有办法对丸井君说谎,就把手机给了亮,让他替我回消息,还拜托他不要让我知道回了什么。”慈郎的右手挠了挠他橘黄色的卷发:“小亮说话一直很不客气,但是他人很好哦!”

“后面几天你已经不回我消息和电话了,我急得没有办法,只能拜托迹部。”慈郎没忍住不小心打了一个呵欠,同路的丸井注意到了绵羊的黑眼圈。

“丸井君,今天你生日,家里有派对对吗!我们买点东西回家开派对吧,地图上标了好多好吃的。”慈郎又开始雀跃了。

丸井也不是纠缠的人,平静地回答:“不,今年并没有办派对。”

“啊?”绵羊马上耷拉下了蓬松的脑袋:“你还在生气吗?”

丸井又好气又好笑:“当然不是了,你很久没有睡好觉了吧,今天我家不办派对了,你跟我回家好好睡一觉吧。”

“咦?”慈郎心里没底地跟着丸井回家。这样好吗,今天丸井君的生日,就去他家里睡觉?不应该庆祝吗?

这个疑问随着慈郎在激动过丸井书柜里的漫画后就烟消云散了,因为他的头在接触到丸井床铺的一瞬间就闭上了眼睛。

真好,梦里也有丸井君。绵羊睡得嘴角带笑。


当丸井拿着泡好的茶和零食进房间的时候看到慈郎已经睡得不省人事了。

这家伙,睡得也太快了吧。丸井放下了装茶点的托盘心想。

幸亏今天星期五啊,丸井笑了笑,悄声叮嘱他的弟弟们玩耍的时候不要太吵。

然后把两份美食地图叠的四四方方,放进了礼物的盒子,重新扎好了包装的缎带。

此刻窗外的晚霞已经收尽了他最后一道余晖将天空交给黑夜。

丸井坐在桌前看着慈郎笑着的睡颜,想着两个人会有很多的以后,做“After School Navigators”只是开始。

 

 


评论(8)
热度(15)
  1. 一寸光阴一寸光阴 转载了此文字  到 fairytaily
© 一寸光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