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多文杂

【丸慈丸无差】HELLO,MR YESTERDAY(突然的慈郎生贺)

丸井文太记得他很小的时候,遇到过这只冰帝的绵羊,当时的相处太短暂,而往后的时间又太漫长,所以当他再一次在国中二年级遇到这个人的时候,他已经不记得了,连同一年前的新人战一起。


立海的天才也不是过目不忘的记性,之所以会想起来那样久远的事也是在和慈郎在一起很久以后。丸井文太一边捣鼓做蛋糕的材料,试探地询问在旁边围着他团团转帮忙的绵羊,从一小段沉默后得到的答复来看,那只绵羊也忘的一干二净。


在丸井文太六岁的时候,他第一次去到东京都,商业街繁华的喧闹和宁静的神奈川很不一样。没有牵着父母的手,安静跟在大人的身旁好奇地看着周围,转弯走到一条不是那么热闹的马路,被一张海报吸引住了所有的眼球——这是一个很奇怪的化学反应,因为这张海报和“吃”以及“食物”没有任何关系,上面是一个酒红色头发的小男孩和一个橘黄色卷发的小男孩站在一起,橘黄色头发的小男孩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右手还抱着一只小绵羊。

好可爱。

文太停住脚步喃喃着。

文太觉得那个橘黄色头发的小孩很像他手里的那只绵羊。

海报里,两个小男孩头顶上写着商店街大促销几个字,白色的底,大红色的爆炸字体,一切都充满了冲击力。——是呢,爸妈就是因为这里打折所以来挑电器的。

文太决定去那家店看看,趁父母走进旁边的“向日电器城”的间隙去了一旁的“芥川干洗店”。

走进店里发现海报上橘黄色头发的小男孩正趴着睡觉,一头卷毛对着他,嘴角还有点口水。

大白天店里没人这样睡觉好吗?文太有点心惊。

走到柜台前,却发现眼前的人动了一下。

咦,他能看到我?文太不确定,柜台明明很高啊。

这个时候慈郎毫无来由地醒了下,店里好像来了人,是岳人吗?一定是他今天带了什么新的零食来!

慈郎揉了揉眼睛,没发现酒红色妹妹头的青梅竹马,依照往常,岳人都会跳到台子上,对着他的耳朵大吼一声:“喂!起来啦!”然后他才慢悠悠的睁开眼睛,不是揉眼睛,而是揉耳朵。

都说他不睡觉的时候很吵,肯定是岳人的错,恩。

他站到椅子上扫视了下店里,发现了柜台前的丸井文太,也是红色的头发,感觉比岳人可爱呐。慈郎这么想着,还忘记了擦口水。

“哎?我都没见过你,是新搬过来的吗?”慈郎冲着文太咧嘴一笑。

这个家伙都不怕陌生人吗?文太心里一惊。

“哦,不,我只是看到商店街的海报,进来看看。”文太也微微笑了笑作为回应,在嚼着泡泡糖的空隙咽了下口水,好心提醒道:“但是你这样睡觉,很危险哦,如果……”

“不会不会的!”慈郎跳下柜台,好像知道文太接下来要说什么,从侧面的小出口把文太拉进了柜台:“你看,这里有个报警器。”

慈郎十分热情地指着收银台下面的一个隐蔽的按钮,笑的一脸得意。

……

文太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就是心里充满了——“这个人是怎么回事”的问号。

他不知道该接什么话,也怕爸妈担心他“失踪”,于是向这个奇怪的小伙伴告别:“我爸妈在旁边的电器城,我先回去了。”文太总觉得和这个人再呆下去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很难控制的事,因为他这个人总是超出他的想象。

“电器城?隔壁的那个吗?那家是岳人家里开的,我们一起长大。你就多呆一会吧,一会岳人和亮会来,我们还可以一起玩。对了,我叫芥川慈郎,你呢!”不知为何慈郎就是舍不得他走,一直就没放下握着他的手。

文太感受到了那只小手的温度,有些不好意思:“唔,丸井文太”说罢,他吹了个大大的泡泡,泡泡在破掉的一瞬间,空气里也炸出了丝丝青苹果的味道,很清新,也很青涩。

“哦哦,你好厉害,能吹这么大的泡泡!”慈郎手舞足蹈起来,还比划了一下:“我和岳人平时只能吹这么大,亮还嘲笑我们好幼稚,哈哈。”

岳人应该就是海报左边代表“向日电器城”的那个酒红色头发的小孩吧,亮应该也是他们的朋友,不过没有在那张海报上出现,是什么样子的呢?听上去好像很“嫌弃”他们两个的样子。文太暗想,也有点失落他是家里的独子,周围还没有特别玩得来的小伙伴,对慈郎这样有很多朋友的小孩有了些羡慕。

“哈哈,怎么样,够天才吧!”(だろい,天才的?)文太没有表露出心里的想法,反而很自豪地向慈郎自夸,小孩子的心思来得快去的也快,要知道吹泡泡和饭量比赛是他还没有输过的。

慈郎兴奋地凑近仔细闻了闻:“青苹果味的,我也喜欢!”

看文太真的要走,他又拖着问了一个问题:“丸井君,你是新搬来的吗?住在哪里,我们来找你玩!你刚刚来肯定还没有认识什么人,我和岳人还有小亮都可以做你的朋友,不要觉得小亮他脾气不太好,但是他人真的很好哦!我们会变成很好的朋友的。”

文太看着这只绵羊的星星眼,要说拒绝有些难以启齿,也很感动他这样热情,虽然他自己一点也没有意识到也许会很危险如果遇到如果遇到的不是他而是坏人呢。

文太眯起眼睛又吹了一个泡泡,把视线转向别处,不想再看慈郎期待的眼睛,那双眼睛太纯净:“我家里在神奈川,今天是跟着家里人出来,他们看到电器城打折,所以过来挑一些。”

看到对面人马上就把脑袋低下来了,情绪也像过山车一样从顶点到了低谷,他赶紧补了一句:“你以后可以来神奈川找我。”把手伸进口袋想给他一个泡泡糖,发现口袋里只剩下了包装纸。

啊,好遗憾。文太拍了拍慈郎的肩膀说了再见,只能转身留给慈郎一个红色的背影。

我们家也要打折,那样的话那个小孩还会来洗衣服的。

可惜慈郎在睡了一觉后忘了打折这件事,而和那个小孩短暂的记忆,也是过了好几年才重新回到了脑海。


自然,这段相遇已经随着时间被两个人淡忘了,冲淡一切的时间让丸井在国中一年的新人战里再次遇见慈郎的时候,就已经早就不记得这件事了。

但是慈郎还是和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样,在比赛结束后拉着他不愿意他走。

“好厉害啊丸井君你!”慈郎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文太的确听着很受用,毕竟天才也有小小的虚荣心,而且他也不讨厌慈郎的这份崇拜。可是,他也对慈郎强行讨要护腕的这个怪异行为毫无办法。


另一边,慈郎也不记得六岁时还的那一小段相遇,今天丸井来他家亲手做蛋糕和甜点的时候问起,他才有了一点点模糊的印象。原来这么早就遇到了吗?难怪新人战的时候觉得丸井君很亲切呢。

慈郎微微停了停打蛋的手,厨房的灯很亮,两个背靠背的影子重合地紧密。

无论多少次,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是丸井文太,都会这么喜欢的吧。慈郎在反省了三秒以后做出了以上结论,觉得在生日的这一天有丸井文太在他身边给他做蛋糕和甜食,没有比这个更幸福的事。想到这里,他又没忍住笑出了声。

背后在忙碌的文太知道慈郎的性子,有些无奈地缓了缓裱花的手,他正准备在这个硕大的蛋糕上写“Happy Birthday ”和“シクヨロ”两行字,差点手一抖把“ヨ”写成“エ”。

根据慈郎之前送的美食地图,让文太在吃吃吃的路上又有了新的感悟,这种“境界”也体现了自己亲手做的料理上。在准备去慈郎家里之前,他在新干线上一路想了很多,怎么打招呼,怎么让慈郎的家里人喜欢自己,怎么和慈郎的哥哥妹妹们相处……但是在慈郎打开门,还只是在缝隙里看到慈郎发自内心的笑脸,他的烦恼又一下子消散了不少。

不管怎么说,他可是天才啊。

慈郎的家人对文太很是熟络,也是慈郎经常在他们面前说到丸井文太的缘故,慈郎的妹妹对文太也很崇拜。文太还特意多烤了几只曲奇给慈郎的妹妹,小姑娘笑的和慈郎一样眉眼弯弯。


在蛋糕端上饭桌的那一刻,本该是大家对慈郎说生日快乐的那一刻,慈郎却抢先来了一句——

“啊,丸井君果然好厉害!你们看,这个蛋糕好大好好看!”慈郎又凑近了一步:“也好香,一定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一个!不愧是丸井君!”慈郎一边说地大声还一边拍手,视线都没有离开过丸井半秒。

文太手心有些出汗,慈郎实在是……

好在家里人早就习惯慈郎的脱线,慈郎的父亲带头唱起了生日歌,母亲用眼神宽慰了刚才略显紧张的文太,笑的亲切。

文太看着雀跃的绵羊,还有已经把文太当家人看待的芥川一家,才意识到今天做了一天的甜点,都忘记了累这件事。他做过很过次料理,他也很喜欢做料理,他的料理也拿过很多奖,但没有一次比今天更有成就感。心里像被什么东西填满了,也许那个东西就叫幸福。


在吹灭蜡烛的那一刻,慈郎许下了生日的愿望“要和丸井君永远在一起”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生日快乐)慈郎君。站在对面的文太也再一次在心里重复了祝福。


窗外,几缕清风,万家灯火。



评论
热度(13)
  1. 一寸光阴一寸光阴 转载了此文字  到 fairytaily
© 一寸光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