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多文杂

岁月流年【TF Version】

 @不二家的奶糖君  给好基友的生贺来啦~

这是第一部分,其他CP有OA,OK....当然都是十年后的故事了O(∩_∩)O~

先放他最本命的TF啦,生贺拖了这么久(′▽`〃)

顺便也祝520快乐啦(✿◡‿◡)


“Tezuka in four six.”计分板上,大比分变成了3比1。

当手冢国光捧起挑战者杯的时候,不二周助感觉全世界都在震动。他坐在最靠前的观众席上,下意识的,和所有观众一样站起来鼓掌。温布尔顿一号球场的气氛火热得无以复加,尖叫早就在刚才手冢的最后一球落地后就没有停止。而此时天公竟然不作美,方才还算晴朗的天空,开始飘起了朦胧的雨。

所有摄像机都对准了手冢国光,快门的声音此起彼伏,球场上大屏幕的特写里不仅有手冢国光棱角分明的脸庞,还有没有被奖杯遮住的白色运动服上,左心口的缝着的两个浅蓝色的花体字KS。镜头因为雨水的关系多多少少有些迷糊,但是这两个字就在一瞬间的停留里,通过现代极其强大的通讯科技,传到了世界上的每一个卫星信号的接受处。


颁奖仪式结束后,不二依旧在看台上发呆,当期待许久的一天终于到来的时候,他反而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不知不觉人潮都已经散去,这个网球场,就像十年前他第一次来这里一样干净。一号球场里从来没有任何的宣传广告,干净的只有绿色的草地、青黄的网球和纯白的网球运动员。

手冢国光很适合温布尔顿,不二一直这样笑着告诉手冢,因为手冢和温布尔顿一样纯粹。今天的温网冠军从国三开始就坚持职业网球,这十年来也没有接触过商业活动,不仅仅是代言还有其背后的社交聚会等。不二也很无奈,毕竟作为经纪人,这也是他的职责之一。手冢用一句“这样的场合不适合我”便把一切都推干净,不二微笑地将孜孜不倦找手冢国光代言的人一一婉拒,天才总是温柔,也在每一次委婉里留有余地,世上没有什么绝对的事情,他要为手冢规划好一个万全。

是什么时候开始决定一定要当他的经纪人呢?

追随手冢国光这个从初次见面的国中一年级就开始的事,在樱花飘落的青学网球场里,他知道手冢国光不是一般的网球选手。一开始只是好奇吧,想知道这位队友用左手会有多少实力。他喜欢和高手过招,在那样的比赛中追求刺激和极限,符合他来回迂折的哲理。

他们两个人也在这份试探里虚虚实实地相处了三年,好像对对方什么都知道,但一转身却发现对方还真是走的没有痕迹,想伸手去抓却总是一无所有。明明天天在一起,却患得患失的厉害。手冢不明白不二弯弯道道的心思在想什么,真的去猜发现找不到天才的逻辑,便也无法得出一个结论;不二不明白自己对手冢是什么定义,用手冢直接的方式总结出来的是一个他不愿意面对的结局。所以谁也没有点破那一层纸,就这样揣着明白装糊涂地继续下去。

只是这样的暧昧早晚都会被打破,在U-17的集训里,手冢是先走出那一步的人。

也是因为U-17,手冢国光这个名字开始让职业网坛瞩目。

在那一年,日本队和德国队的第二次正式比赛交手中,过去青学的部长和青学的天才,终于隔着网,面对面站在了同一个球场上。

德国队输了大比分,手冢赢了单打二,和今天温网决赛的最后一盘一样的比分。

不二在比赛后还是笑眯眯走上前和他握手,心里想着,也许是最后一次了。他看着手冢将球拍换到了右手,因为自己下意识先伸出了左手。两个人隔着网,也只隔着网,靠的很近。

不二察觉到比赛结束后手冢和平时好像不太一样,站在他面前的手冢嘴角上扬着,形成一个好看的弧度,眼睛里没有了比赛时的坚韧似乎充满了温和。不二左手上传来的温热来自于手冢的掌心,在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手冢就在墨尔本公园的澳网红土地上轻轻拥抱了他,观众的欢呼更加热烈,他觉得有些燥热。他能听到手冢很快的心跳,感受到两个人打完比赛后大汗淋漓的衣服就这样贴在一起,还有些黏着身体。

手冢在下一秒放开他后一脸严肃地解释:“这是德国人的礼仪。”随后拿着球拍走向左边,和裁判握手。

 

那个“德国人的礼仪”告诉不二,之前的总结是一个完全错误的结果,想要一直追随手冢国光的想法也没有再动摇。

当不二一个人去德国的时候姐姐由美子开着爱车法拉利送他到了机场,弟弟裕太在前一天悄悄在他钱包里塞了一张抽到的“大吉”签,看到钱包里的手冢呆了一下,又快速合上。

由美子在安检口也笑的和他一样云淡风轻:“周助,要幸福哦。”她顿了顿,“塔罗牌说,你的运势还不错。”

按捺下眼睛里的不舍,由美子还是催促弟弟离开。

不二笑着和姐姐拥抱,转身走向了登机的通道。

 

下飞机的时候正好赶上了慕尼黑时不时意外降下的暴雨,天才在11小时的航空旅程和7小时的时差里正头晕脑胀。想到由美子临走前那句“运势不错”,不二也只能苦笑应对这场迎接他的瀑布雨。

另一边的手冢国光状态并不好,U-17的光环已经渐渐退去,跟上职业运动员所接受的训练强度也是前所未有,左肩有时又会隐隐作痛。职业网球是一条孤独的路,手冢和所有走这条路的人一样,每一步都异常艰苦。

他刚洗完澡,擦头发的毛巾围在脖子上,他坐在沙发上。深夜的慕尼黑,只有如注的雨敲打在每一个落下的地方,发出清脆的声音。

此时,却听到了一声打破深夜静谧的门铃响起。

手冢一开始觉得是谁按错了,然而在门铃响了第三下后,他还是拿起面前茶几上的眼镜戴好,走上前开门。

来人比他矮了一截,他低头看见那蜜色的刘海因为雨水黏在了一起贴在了前额,身上也是半干半湿的一块一块,泾渭分明得很,冰蓝的眼睛藏在微笑的里,右手放开了拖着的拉杆箱,朝他摆了摆:“Hi,Tezuka。”

手冢揉了揉眼睛觉得肯定是看错了,但是不二周助就是那么真切的站在他的面前,声音里有疲惫,更多的是兴奋。

“我本来想去宾馆的,但是又想先来看看你,看你灯还开着就……”不二笑的有些羞涩,把后半句“忍不住上来”吞了下去。脸上的红晕在楼道的灯光下显得不太真实:“哎,你怎么还没睡?”不二转移了刚才的话题。

手冢沉默地把他拉进了房间,然后给了他新的一块浴巾和一套睡衣。不二不好意思地朝他吐了吐舌头,乖乖放下了行礼走向了浴室。

手冢找来一块干净的布擦了擦不二的行李厢,还把不二的东西顺理成章的放在了家里的空处。

如果要用什么来形容手冢的家,那就是极其简单——房子里没有什么多余的东西和装饰,一切都充满了实用主义。

不二洗完澡坐在客厅里手冢刚刚坐着的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上放着一杯冒热气的姜茶。不二心里感激,当辛辣的液体滑过喉咙,他才发现,他进门口后他们还没有说过话。

抬眼看到了电视柜上,国中三年级一起看日出的照片,他放下茶杯走向那个相框。相框里的不二半蹲着在手冢旁边,另一边的海堂表情别扭,正中间的桃城习惯性地勾着越前的脖子。

快门在被按下之前,他去调整相机的时候,青学的其他人都自然地空出了手冢旁边的位子,好像是一种约定俗成一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这样的氛围。

“怎么这么突然。”手冢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回忆。

不二看到了手冢靠近的影子,放下了手里的相框,转过身:“因为我决定来这里当你的经纪人啊。”不二又眯起了眼睛:“手冢还没有经济人吧?未来的一号种子不能没有经济人哦。”

手冢皱了皱眉:“你……”

好像早就知道手冢在想什么,不二小小地歪了下脑袋:“我已经完成高中学业啦,现在来德国留学,大学的课程不多,可以当你的经纪人哦。”

手冢并不愿意不二这样付出,可是他也知道这个时候劝不二也没有意义,不二“小事”随性“大事”固执他比谁都明白。当不二出现在他门口的那一刻,他之前苦苦思索的未来也有了答案,他和不二之间自然而默契的关系里面说不清道不明的国中三年,随着U-17的那场比赛走向了明处,他一向是一个直接的人,喜欢连同在乎也一丝不苟,对不二的喜欢无关什么责任大义,不二周助就是他心里面柔软而唯一的存在。

不二也的确很辛苦,主修的中文系还游刃有余,辅修的康复医学就棘手多了。之所以选择辅修就是因为课程要求不会比主修课程高太多,要陪着手冢全世界跑,他没有那么多时间主修医学课程,而慕尼黑大学又以一丝不苟著称。

怎么感觉哪里都有手冢的影子?不二暗自在心里吐槽,一边看着手头的医学教科书,关于手臂复建的那几张早就不知被翻了多少次。爱书如不二,那几页的纸张也有了明显的痕迹。

 

“为什么在这里发呆?”手冢国光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他的身边,顺着他的视线看向刚才决胜的网球场。绿草如茵的七月,空气的潮湿带了些许的凉意。

“恭喜你Tezuka,世界第一了哦。”不二笑的眉眼弯弯,藏不住的兴奋。

“恩,谢谢。”手冢拉过他走专门的通道离开看台,走向新闻发布会的房间。

“等一下。”不二突然想到了什么拉住了往前走的手冢:“换一件衣服吧。”不二的眼睛看着衣服上的那两个字——上面是他们的名字(Kunimitsu& Syusuke),虽然只是缩写,但是外界早就对他们的关系传的沸沸扬扬了。

“不用。”手冢拒绝的干脆。

 

不二坐在车里看着刚才发布会的重播,看到手冢一板一眼的回答衣服上名字的含义:“就是你们想的那样”时,“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手冢握方向盘的手抖了抖,有些无奈地看着旁边的天才,他觉得这句话还是挺打动人的啊,怎么不二笑得和在青学时怂恿他去喝乾汁一样。

“Tezuka,其实你可以不用这么严肃的回答这个问题。”察觉到手冢的小郁闷,不二连忙解释,不过还是没能一下子收住笑。

看到快速倒退的街景越发陌生,不二疑惑:“这不是回宾馆的路,是不是导航哪里错了?”伸手点了下车载的触摸屏,发现定位的地址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址。

“呐……Tezuka……?”不二心中警铃大作,眼睛都睁开来了。

“这是迹部给的代言费。”手冢抬头看了眼汽车内镜里不二变化的小表情,存心慢条斯理的解释。

这次轮到不二沉默了,手冢没有同意过任何商业代言,不二每一次也都尽职的谢绝,但有一个代言他犹豫再三还是拿去问了手冢——就是迹部财团的运动商品代言。

温布尔顿原本就在伦敦郊区,根据导航上的路线,还有一个小时五十分钟才能到达目的地,手机的信号从满格变成了微弱。

“Tezuka,你刚刚打完比赛,不如让我开车。”怕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会让手冢太过疲劳,不二放下了手里的平板向手冢建议。

“不用。”手冢在路口换挡加速,“你几天没睡了,休息一会。”

“那,冰咖啡在后排冰箱哦。”不二打了个呵欠,真的觉得自己困了些。最后整理了下相机里的照片,把他和平板一起塞进了包里。随后调整了一下座椅,闭上了眼睛。

 

那是一个很长的梦,里面有他刚开始在手冢身边的时候,有一无所有的空白,有现在满载而归的收获。

和很多刚刚踏入职业选手门槛的人一样,那个时候手冢的团队里也没有太多人。不二连同队医的角色也负担了一部分。手冢现在很受用的按摩疗法,是他、白石、忍足兄弟一起研究的,手冢还在意过他那段时间的“疏离”。


手冢第一次进入ATP排名,拿到外卡参加温网的比赛后,不二收到了他当经济人以来最多的代言意向邀请。他整理了一下邮件,当天晚上就兴冲冲的告诉手冢这个消息。

“不二,我不打算接受商业代言,至少现在不会。”手冢扶了扶眼镜看着面前兴高采烈的人——他也不愿泼冷水,如果可以选择,他宁可是别的消息。

“你知道不接受代言意味着什么吗?”不二一瞬睁眼,冰蓝色的眼睛里有些韫怒。

“如果一个职业选手接受了代言,那就意味着某种程度的商业绑架。”手冢直视着不二的眼睛。

不二好像明白了什么,坐到了手冢身边:“你是不是怕我们的关系……”

手冢没有否认:“是,但这只是一部分,更多的是我自己不喜欢被这样威胁。更何况,这是我一生都不会改变的事。”

不二噗地笑了:“你就这么有自信以后可以成名到那种地步吗?”不二的眼睛又弯成了好看的月牙形。

手冢把左手搭在了不二的右手上作为回答。

不二左手再次拿起平板递给手冢:“但是这个代言,你可以想一下要不要拒绝呐。”不二笑的很暧昧,每次不二切换到这种模式,就轮到手冢心里警铃大作。

递过来的屏幕上,有个特别熟悉的LOGO“A”,手冢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嚣张的“ATOBE”花体字占领了一半的屏幕。

手冢结果平板翻了翻这份商业代言邀请:“这一份,我亲自去谈。”他摸了摸不二毛茸茸的头发:“不早了,先休息吧。”

 

不二并不知道代言具体谈了什么,只知道手冢最后答应了。

手冢回来的很晚,不二心里有些乱。他不知道迹部开了什么条件,事情超出他的控制和了解,他会很讨厌这种感觉。天才就是什么都知道,但是什么都不会说的人。

这也算是手冢第一次对他有所隐瞒,他辗转了半天,还是没忍住发了消息给地球另一边的忍足侑士。

作为和跡部景吾最亲近的人,他没道理什么都不知道。

算了算了时差,这个时候的忍足侑士应该忙着,但是不二发出去的消息,收到了秒回。

“我牺牲了好多色相都没弄明白他们谈了什么呢,好困扰啊,但我知道手冢茶都不喝就急着要赶去机场了。”

不二轻笑,忍足侑士这个发短信懒得不得了的人还打了这么多字,看来心情很好。

还有,明天跡部财团的董事长应该不能上班了吧,因为忍足都说牺牲了很多色相。如果忍足侑士短信里的字和他心情成正比,而他的心情和跡部景吾成正比的话,不二默默给跡部景吾点了个蜡。

手冢国光,你连送个“惊喜”都这么一丝不苟吗。

印象里这是入眠前,不二心里想的最后一句话。

 

“到了。”手冢在一桩古宅前慢慢踩下了刹车。

不二揉了揉眼睛,还在迷糊着:“咦,这就是你和跡部商量的代言费?”他拉开安全带,打开车门下来凑近看了看,“原来你这么值钱啊。”不二笑的眉眼弯弯“跡部给的代言费还真是花了血本,你没有签卖身契吧。”不二装作不在意地问出了他最想问的问题。

“没有,只是给他的运动品牌代言十年而已,只是我坚持在我拿到挑战者杯以后。”手冢关上了车门,走进在门前张望的不二。

原来如此,我就知道是个惊喜。不二在心里回答。

真是简单粗暴的条件,难怪谈的快回来的也快。不二笑眯眯地观察着这座颇有历史感的建筑。

想起来他以前说过,如果以后手冢退役了,就去一个老房子里呆着,冬天有壁炉取暖,客厅里有中世纪的挂毯,地下室就当做暗房来洗照片。虽然天才玩单反也不在话下,但是他更喜欢卡片机,金属质感的快门,按下去就好像记录了时间那样厚重。

原来手冢都记得……


“进去看看,我想你会喜欢。”手冢感慨了这份晚了些年才来的“惊喜”,从口袋里拿出钥匙准备开门。

“Tezuka。”不二侧过身,右手搭上了手冢开门的左手,然后把他整个人拉了过来,愉悦地抱住了他:“这是英国人的礼仪哦。”手冢听到不二埋在他胸口说的话,稍微扬了下嘴角,伸手回应了这份拥抱。

 

他们还会有很多十年,从国中到现在,从现在到未来。


雨后的天空更加清朗,阳光薄薄地透过云层投射到地面。混着未干透的雨水,空气里都是自然的味道,还有,混着特殊化学反应下的一丝丝甜。



——————————————————————————————

PS 本来想写短篇的,结果字数爆了……_(:з」∠)_

PPS本来还想配合MAD的,结果还是没对上的样子23333,在另外几对CP里补充一下好啦

【视频的连接在B站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504302/ 】


评论(2)
热度(73)
© 一寸光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