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多文杂

失控的风景【百合/绘希】

绚濑绘里跟着家里一起报了去日本的旅游团,游轮在海上不紧不慢地漂着。这几天里,绘里陪着妹妹和妈妈看看晚上的歌舞剧团表演,陪着奶奶在甲板上散步,看日落和日出。

“绘里,你工作太忙了,偶尔陪陪家人也不赖吧”奶奶和蔼地笑着,脸上的纹路顺着笑意聚在了一起。

绘里应了一生,继续扶着奶奶走向自己的船舱。

开门的时候,隔壁房间的女孩子和她擦肩而过,紫色的头发略略拂过她的后颈,留下一丝紫色鸢尾花的香气。

绘里有一瞬间想抓住这个味道,但下一秒打开了舱门的她,还是选择送奶奶进房间休息。

“刚才是隔壁的女孩子吗?”奶奶坐在床上,左手拿起床头柜上是保温水壶喝水“很好闻的味道呢。”奶奶笑眯眯地看着绘里。

老人家睡得早,绘里打算在睡前去露天泳池夜泳,船还有一天就要到日本了,抓紧时间享受下。

九点的泳池还有不少人,过了几个小时以后就冷清了很多。露天泳池开放到第二天凌晨五点,绘里靠着凉凉的瓷砖,感觉水在她的周围流动,抬头看星星点点的夜空, 游轮继续前进着,偶尔能听到破浪的水声。

“咦,为什么这么晚一个人来游泳?”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来人不客气地入水,站在了她的旁边。

“海上的天气变化很快,明天好像有暴风雨哦。”对方转过头朝她微笑,紫色的及腰长发盘起,鸢尾花的香气缠绕在她的鼻息,哦,还有过目难忘的胸部……

绘里开口想回答,一时不知该说什么,脱口而出的却是:“我叫绚濑绘里。”

对方愣了一下,随后笑出了声,伸出右手:“我叫东条希,住在你隔壁房间的东条希。”祖母绿的眼睛闪着些许捉摸不透的心思。

绘里觉得自己脸上有些红,想到要接下去刚才她提起的天气话题:“你怎么知道明天有暴风雨?”游轮的客舱里有天气预报,没有说第二天会有下雨。

“因为我占卜很准啊,可以给你算一算哦。”希也和她先前一样抬头看着天空。

这次轮到绘里笑了,要说占卜也好命运也好,她是并不怎么相信的,当然亚丽莎和她的朋友倒是很感兴趣“是吗,那我妹妹一定会很喜欢你。”

“咦?难道你不喜欢吗?”希的声音里有些小情绪,小情绪里有些小委屈。

绘里面对突然靠近的希心跳漏了几拍,很拙劣地转移话题,要对刚刚见面的人说我其实挺喜欢你这样的话,对绘里很有难度。

绘里并不知道怎么和人亲密接触,她的性格太直来直去较真,除了一直崇拜自己的妹妹,从小到大要说有什么亲密的朋友也说不上。虽然成功的光芒一直笼罩着她不曾散去,但是她从来是这条路上的独行者。

“你要帮我占卜天气吗?”绘里也笑着留下这一句,准备上岸离开。

“女孩子的话,当然是占卜恋爱了。”希拉住了绘里的手臂“而且,看手相是男左女右哦,ELICHI”

绘里愣了下,这个亲昵的称呼只有她的家人这样叫。

“恋爱啊……”

看到绘里的犹豫,希反而退了一步,“开玩笑啦,工作事业和家庭都可以算。”

东条希在反省自己是不是吓到了绘里,即便就住在隔壁房间,吃饭看演出的时候经常会看到绘里,直到今天才第一次正式知道对方是谁。

和绘里不一样,希是一个人上的游轮,她的家人工作很忙,从小就聚少离多,她也习惯一个人,也没有想过会和什么人分享人生。

24岁的东条希是自由职业者,长于占卜和塔罗的她不用担心生存问题,只是自由成为习惯的时候并不喜欢羁绊。在学校里想过要交朋友的她,在一次又一次的转学里还是放弃了。她习惯了人生的下一步不知道在哪里,就像她上一个月还在拉斯维加斯,而现在已经在去日本的游轮上。

至于恋爱,对东条希来说,在遇到绘里之前的感觉,都差一点点。这种感觉和性别无关,只是那个人恰好是绚濑绘里,而绘里,她也是一个女孩。甚至都没有想过这样的不合理性,她只觉得非她不可。就算是一时冲动,她也第一次有这样的情绪。

绘里想了想希所说的占卜内容——工作事业家庭。她19岁就拿到莫斯科国际芭蕾舞比赛的冠军,成名很早,一路很顺。还有一个和睦的家庭,妈妈疼爱她,妹妹崇拜她,奶奶栽培她……可以说,这24年的人生异常顺风顺水,除了潜在会发作的职业病……还有从未出现过的“恋爱”。

 

如果真的有什么需要占卜的, 那也只有“恋爱”了吧,因为绘里对他没有任何概念。

谁都知道,绚濑绘里,是一个很难接近的人。

 

冲完澡受邀去了东条希的房间,就在隔壁,也是相似的布局,只是绘里因为和奶奶一起住,房间里有很多东西,而希的房间则空落了不少。

原来是一个人来旅游吗?绘里暗想。

你也是一个人吗?绘里在心里这样问。

另一边,希已经准备好了塔罗牌,绘里坐在桌前,按照流程抽了3张牌。

绘里睁开眼睛,看到希的脸色变了变。绘里不懂那几张牌的意思,但她懂希的意思,墙上挂钟的指针形成了九十度的直角,已经深夜三点了。

“太晚了,今天就先回去了。(では,失礼いたします)”绘里觉得才过了一会,竟然已经这么久了。

落地窗外刮起了大风,船晃动地厉害。

在她开门的时候,听到身后的人说:“这么晚回去会吵醒奶奶吧,不如就在这里休息呢?”

 

绘里没有办法拒绝东条希,所以她无法挣开这个来自背后的拥抱,和缠绕着的鸢尾花香气。

“谢谢你ELICHI,这是我十年里第一个和别人一起过的生日。”

她听到希的声音埋在她的背上,想象对方微笑着说出这句悲伤的话,就这样冲开了她所有的理智。

其实,晃动的不止是船身,绘里也感受到了天旋地转。

当绘里靠着门抱住希的时候,脑子里想到了奶奶说的话:“很好闻的味道啊。”

绘里的右手抚上了希的紫发:“生日快乐(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NOZOMI。”

 


评论
热度(35)
© 一寸光阴 | Powered by LOFTER